“难道夏大哥有主意了?”清微欣小声的问道,我摇头苦笑:“你们几个女子都没办法,我能有什么办法?只能走一步看一步好了,况且你们也需要多用用试剑台吧?至于我,等你们多过几关去剑窟查阅资料的时候,再用试剑台好了,不然我一会霸占着也不好意思。https://”

  清微欣等人想了想,确实是这道理,而善道多嘴说道:“夏大哥和梦雪君姐姐孤男寡女……没事吧?”

  “能有什么?想太多了,我只是对炼器颇有心得研究,就想要去观摩一下,顺便看看有什么突破口而已。”我哭笑不得,不过不解释一番,这些女子们也不放心。

  听我这么一说,大家也就没意见了,很快就告辞去了试剑台,她们几个女子之间去试剑台还能交流切磋,毕竟大家剑法差不多,而我去了,看了也只是干着急的份。

  小姑娘却很聪明,一副秒懂的表情,悄悄传音让我一定套出梦雪君的心路历程,否则就要我好看。

  我心下苦笑,我可没那么八卦,不过以后想要和梦雪君接触,确实要知道一些她的背景,所以我也并未拒绝。

  大家都离开后,我也来到了小筑的后院,而此时此刻,梦雪君正跪坐后院的小亭子那细细查看我托她帮忙锻造的开天灵骨。

  她现在正在读取这开天灵骨半成品的情况,毕竟其前任主人将此物弄成了镜子的胚子,现在要重新改变,可谓是颇具难度,因为把攻击宝物变成防御宝物,这调转千差万别。

  不知道是不是太过专注,她并没有抬头看我,在这古意盎然的亭子里,梦雪君优雅的坐在那,雪中煮茶,摆弄自己的小玩意,周围还零落放了不少小工具。

  这小亭子怕就是她的清静之地了。

  雪亭中的梦雪君如同夜雪中的雪妖,在小炉子的红色的火光照得她苍白的脸上有了颜色,显得格外妖娆,确实有令人着迷的资本。

  不得不说,她是极美的。

  我抖了下衣服上的雪,随后走入了亭子,跪坐到了她面前,她适才发现我到来似的,凝眉说道:“此物不好琢磨,炼器也尚需时日,若是没什么事,还请前往别处静候。”

  “我不是说了么?我对炼器颇有心得研究,可与你一同合作。”我笑道。

  梦雪君表情凝了下,也懒得说话了,我也不客气,看水壶烧开,自己就泡起了茶水,并且给她也倒上了一杯。

  梦雪君还在那细致的检查所有镜子上既有的符文,生怕有一丝一毫漏过,我也仔细看了一眼,很快说道:“符文其实并非此物的难点,反倒是开天灵骨雕琢极为困难,按理说用上一级的坚硬工具,所以改变它的符文初衷,颇具难度。”

  “此处符文已成,内里已然存储不少法力,雕琢便如履薄冰,稍有不慎,上方的符文阵便会首尾难顾而导致损毁,岂能不是难点?”梦雪君反问道。

  我笑了笑,说道:“所以梦雪君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劫天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至尊重生只为原作者浮梦流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浮梦流年并收藏劫天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