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见他一个漂亮的回身,直接转进了隔壁的寝室,走廊里游荡的病患们只看见了一团红白黑参差的魅影一闪而逝,还没来得及开始发力,就已经消失了。https://因为目标瞬间消失,所以他们也没能进入发狂的状态。

  转身进入寝室的时候,羽村将身体伏低,将离他最近的一个变异的同班同学斩杀,剩下两个这才反应过来,但是它们不管从力量还是速度都远不如羽村。

  又是故技重施的一记横斩将第二个击杀后,第三个病患已经冲到了羽村的面前,羽村侧身撤步,伸手将门关上,那被感染了的同学因为惯性冲到了门上,羽村起身脚踩桌凳,高高跃起一记跳斩将寝室内整理干净。

  “诶?崔圣智和他不是一个寝室的吗,为什么会有三具尸体啊?”羽村看着一地狼藉,挠挠头,“而且徐楚不是三楼的班级吗,为什么寝室挨得这么近。”

  他想了一会发现在这学校住了两年了居然还有这么多不知道的,感觉自己好像有点自闭。撇撇头决定还是不去想,对着厕所那边喊道:“莫罕,出来吧,收工了。”

  莫罕这才走出来,看着在地上难有全尸的同学,嘴唇微微蠕动,他用有些颤抖的声音说:“怎么有三具尸体啊……”

  好奇怪的关注点。

  羽村摇头表示他也不知道,猜测可能是来串门的就正好被咬了。

  “幸好我拉肚子,咱们现在怎么出去?”

  “这些东西好像看到人型的东西就会发狂,要不然我盖着被套蹲着出去试一下?”

  “这也太……要是不行呢?”

  “那就只好把它们都杀光了。”羽村活动活动手腕,很平静的说。

  “……正,你真猛。”今天似乎每个人都会被羽村正震撼到。

  一番尝试,发现是行得通的,然后三个人就抓着被单依次而下,看起来并不算瘦的印度裔力气原来并不算小,只有徐楚看起来摇摇欲坠抓不住的样子,不过最后也还算是有惊无险。

  等到所有人都坐到了车上,已经下午五点半了,六月的天虽然黑的不算太早,现在也已经是十分昏沉的了,没人想在黑灯瞎火的时候面对有可能不知道从哪个犄角旮旯里突然冒出来的病人,所以并未久留,等最后一个人上车就立马开拔返程了。

  在古兰德实验楼的顶楼上,一个戴着眼镜的青年看不出任何情绪的审度着自下午开始的异变,目送着人来人去。

  “说实话,比我想象的还是要容易不少,不过各位还是辛苦了。”崔圣智进行着客观的评价和由衷的感谢。

  “确实容易,让我感觉都不太真实,如果只是这个水平的情况,估计最多一个月后部队就能把这些东西肃清干净了吧。”羽村虽然是一众人最辛苦的哪一个,但看以来还是赞成崔圣智的说法。

  “不止,人口太多了,密集度又比较大,在尽量减少经济损失的情况下光靠小米加步枪解决问题还是要些日子的,毕竟能保住的大厦谁乐意拿导弹轰呢。”如此专业的意见一听就是来自于莫玊的。

  “也对,不过问题不太大,只不过阿玊你的会考可能就没戏了。”崔圣智一直很期待莫玊的会考成绩。

  等回到了家,门口停着一辆看起来就非常硬汉的卡车,上面涂上了反对民主党的喷漆。

  一进门就听见了嘶吼的声音。

  是已经被感染了的贝利,他被绑在一根柱子上,拿绳子结结实实的捆了十圈。

  莫玊停下,虽然在知道他名字之后只见过寥寥数面,感情也不算很深,看是看着他现在蓬头垢面、口涎横流的样子,还是难免有些感伤。

  阳台上的爱尔柏塔依然是一副享受生活的模样,穿着修身的t恤和热裤,喝着莫均珍藏的威士忌。

  她转过头对着房间里脆声道:“亚洲人们回来咯。”

  楼下的几个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发现还真是,不由得都笑了。

  一米九的伊万大跨步的从别墅内跑出,用眼神询问莫玊。

  莫玊反问道:“把他……带进家里来干嘛?要是万一挣脱了,咱们不就全完了。”

  伊万听到这显得很绝情的话语,情绪显得有点低落。只说贝利是他的朋友,他下不去手。

  羽村看着莫玊,意思是需不需要代劳。

  莫玊又转头看了看已经失去神志的贝利,发现他肩膀上有一处极大的伤口,血痂也盖不住,依然有些地方在丝丝的渗血,眼睛下移,已经连他的裤子都浸湿了。

  他叹了口气,摇摇头。

  “我可以把他带到外面去。”羽村以为莫玊是担心会弄脏自己家的院子,便提议道。

  伊万盯着羽村,眼睛里的神色并不明朗。

  莫玊没有回答羽村,而是抬头问道在阳台端坐像一个来度假千金一样的爱尔柏塔。

  “胡德还活着吗?他现在在哪?”

  爱尔柏塔眨眨眼,看起来的确很迷人。

  “你可以自己问他,大概半个小时之后他就到了。”

  莫玊点点头,轻声对砍了一天人的羽村轻声说:“还是等胡德回来再说吧。”

  一行人就进到了莫玊家休息,客厅很深,若是坐在沙发上就没有办法看到院子里的情况了,所以大部分时候,贝利还是很安静。

  “啊!没想到一瞬间生活就完全改变了!”莫罕辛格跳到沙发上,发出劫后余生的感叹。

  “我家里有两个卧室和两个客房,大概能住八个人,四个女生就住在主卧和副卧吧,怎么住你们自己分,然后男生正好四人睡觉四人守夜。”

  “等会胡德会回来哦。”爱尔柏塔身姿款款的走下楼梯,笑着提醒道。

  “以前没发现她这么骚啊。”崔圣智挠挠头,小声的逼逼着。

  “没事,今晚我守全夜。”莫玊环着胳膊,靠在沙发上闭目养神。

  “还是我来守吧,你们今天来回跑应该很累。”伊万其实知道,谁是这里最“外围”的一个。

  “不用,我也要想些事情,就让我来吧。对了,今天下午你们怎么去市区了?”莫玊突然想到此事,便问了起来。

  “这……”

  “我来说吧。”黑人斯考特端着几杯水过来分发给众人。“我们今天下午市区看望张敬贤的,本来想拉上徐楚一起,但是他没去。”

  莫玊看向徐楚,徐楚点点头表示知道此事。

  “然后我们就去了,但是在四点左右的时候,那些人突然就发疯了,这些出现反复症状的病人并没有被再度隔离,而且其实各个医院的床位也早就不够了,他就躺在一楼走廊的一个床位上,当时他突然就睁开眼睛,见人就咬,贝利离他最近……混乱中我扛着贝利往外跑,多亏了伊万殿后,要不然估计很难有人活下来。”斯考特神情很低落,还自嘲的笑了一下,“本来还打算等他病好了带我打游戏,现在看来是没机会了。”

  莫玊拍了拍他的肩膀,然后转过脸对伊万说:“你很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黑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至尊重生只为原作者临川学长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临川学长并收藏黑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