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次你就别去了、别去了,你昨晚喝多了,容易出危险!。https://”羽村抱着头拎着刀想往外走,莫玊在旁边拉住他使劲的劝。

  “没事,不太要紧的。”羽村的语气听着很正常,如果他不是一只手抱着脑袋的话应该会更有说服力。

  最终一群人好说歹说,总算是把让他留下来了。

  然后年轻力壮的男孩子们聚在一起开始探讨行动计划,胡德一拍脑门说这个行动的代号就叫“画布”,分成两组行动,伊万和他自己,莫玊跟崔圣智。

  崔圣智拒绝了这个脑残的计划,并说明变异了的同学有很多,但他们人就四个,所以应该始终保持紧凑队形不能分头行动,胡德想开自己骚粉色跑车的提案也被一并拒绝,理由是,救援应该开容量大的车,因为可能到时候救出来的不止梅尔文一个,还可能有其他的同学,并且莫玊家已经没什么食物了,到时候有空的地方应该第一时间搬上食物,这样一来开跑车实在太不划算。

  莫玊做出疑问的表情说自己家的仓库应该还是满的啊?

  “你家除了酒啥都缺。”胡德丝毫没有被四面楚歌的环境影响心情,捧腹大笑道。

  十分钟后大致确定了最终救援计划,胡德开羽村的桥车,伊万开自己的那台劲霸卡车,在救出梅尔文之后搬空沿路的商店。

  莫玊本想给胡德递一把nh87,但是胡德拒绝了,走到自己的车里掏出了一个袋子,里面装着两把长筒猎枪和四十发十二号通用霰弹枪弹药,还有几盒小口径子弹,应该是他昨天那把装饰的绚丽非凡的手枪用子弹。

  “你家的文化传承……这么暴躁?”莫玊看着那黑黝黝的枪管,感觉肯定很带劲。

  “其实是我比较暴躁啦~可惜没什么弹药了,因为禁枪这玩意也比较难搞。”胡德检查了一下自己的猎枪,看起来像个牛仔。

  “地下黑市搞到的?”崔圣智看了看自己手里口径不到五毫米的步枪,越看越觉得这玩意是真的娘炮。

  “我爷爷有持枪许可证,因为住乡下,有狩猎资格,本来是不让带出来的,不过现在这情况……是吧,也无所谓了。”

  “给我一把。”崔圣智感觉自己应该玩点男人的玩具。

  “后坐力很大的,还是给伊万吧。”胡德拒绝了他,只剩崔圣智拿着me87在风中独自伤心。

  几人出发上车,一路上还算通畅,偶有车辆撞在路边,其余的也并不是什么狼烟残照的末世景象,但他们看不到在城市的中心部分,拥有武装力量的警察与特警反而用枪将墙壁扫的千疮百孔,被引爆的车辆和电器熊熊燃烧,沥青得路面上裂纹密布。但是被变异感染的患者实在太多了,他们终究难以抵抗,在上层的授意下,据守要冲,等待支援。

  “其实我本来打算这两天不来学校了,结果这倒好,都来来回回跑了三四趟了。”莫玊看着窗外熟悉又陌生的景物,心情也说不上是好是坏。

  “这不就是令人感动的同学情谊吗?不抛弃不放弃,拥有一个小说男主角的气质啊。”胡德似乎永远没个正形,但是很奇怪,每次看到他确实会让人感觉放松一些。

  可能是他也有过认真的时刻吧,所以在他说一件事不认真的时候,别人还是会觉得问题终究不太大。

  莫玊从后视镜中看到那辆卡车,崔圣智在跟伊万聊着天。他自嘲的笑笑,说:“不抛弃不放弃吗?可惜并不是这样,我昨天去救崔圣智的时候,羽村听到了活人的声音,可是我没选择救他们。”

  “先去救朋友没有错啊,这叫情谊为先、义薄云天,堪比关羽啊。不是我说,你呀,不要什么事都太往心里去,特别是这种时候,得没心没肺一点,要不然会把自己逼疯的。”胡德开始卖弄起了自己的中国知识。

  “麻木不仁不是件可以被拿出来称赞的事。”莫玊还是在钻牛角尖。

  “你这就显得很矫情了哈,做了就做了,有啥可后悔的,大不了咱们今天再去救,而且——你也救不了所有人,你还不清楚人力有穷时的道理?没必要愧疚,你们中国有句老话说得好‘生死有命富贵在天’,就是这个理了,命不好怨不得别人的。”胡德中国通的劝导可以说是非常的厉害了,可能大部分国人也就不过如此。

  莫玊看着他绞尽脑汁想词的样子,心情突然好了一些,便不再说话了。

  实验楼平时去的人就并不多,所以并没有什么感染者。空旷的长廊很幽静,长廊尽头的光因为距离太远而显得并不鲜明。莫玊四人将子弹上膛,逐渐的往上走去。

  太过安静,让人感觉十分压抑,有时不知从何处发出的细碎声响都会绷紧他们的神经,一直走到了实验楼的最顶楼(虽然也不过是第四层)的时候,看到了一排用柜子所做的路障,有两个病患被堵在外面。

  两声轻微的枪响,它们倒地了,莫玊想到自己已经用光了一个弹夹,有些心疼。

  胡德见危机解除,便走到路障前喊梅尔文的名字。

  来移动路障的是一个老师,胡德也认识,是个亚特兰蒂斯高校联盟下属学院毕业的一个年轻的博士,还不到三十岁头发已经掉了一半了,姓安德鲁。

  安德鲁撇撇头示意他们进来,四人便鱼贯而入。

  “你们果然还是会来的。”一走进房间,梅尔文便发话了。

  胡德先对着后面说了一句:“我就说他会在这里吧。”然后扬起双臂,做出了一个拥抱的姿势,问道:“同学情,感动不感动?”

  然而梅尔文没有理他,看着他身后的莫玊,微笑道:“你这次的测试为何只考到了第六,陨石让你心烦意乱了吗?”

  莫玊点点头,并未避讳。

  “那你知道那到底是什么吗?”戴着眼镜的年轻人穿着白色的大褂,双手交叠在小腹前。他不算高,也不算英俊,但只是这样的一个简单的动作,便有很强大的气场——自信的气场。

  莫玊摇头道:“连顶级科学家都不明白,我要怎么去了解?”

  梅尔文缓缓踱步,抬起一根,对莫玊说:“在大概一周前,我用学校内的光学显微镜勉强观测到了存在于水中的样本信息,那时我发现他们的活动力已经渐弱了很多,并且体积在不断的膨胀,而它们的dna性状也在不断地发生变化。”

  “这代表了什么?”莫玊已然对微观生物学十窍通了九窍,便详细询问道。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黑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至尊重生只为原作者临川学长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临川学长并收藏黑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