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着都市作战服的特种兵已倾巢而出,他们接到的命令是对表现出攻击意向的病患进行清除。https://虽然有一些战友也得了那种怪病突然袭击了他们,但是人类的牙齿咬不破这些特制且厚重的布料,部分战士虽然肉被咬伤,但是那些病毒应该还是无法进入到体内。

  世界上这方面的专业学者一下子几乎全部阵亡,人口密度极大的研究所里没有人能挡得住这样的突然异变。

  传到当局者手中的最后研究成果,是这个无法被归类的病原体出现了变化,它们中大部分失去了超流能力,转而进入膨胀、破裂的状态,释放出的物质足以改变人类和一部分哺乳类动物,并且,它们仍在不断的变化。

  或者说——进化。

  亚特兰蒂斯政府官员中不乏生病的,现在已经完全乱了套,但是精英政客们还是在半个月的时间内稳定了局势,决定将有生力量全部聚合,从几个重要城市开始逐渐往外肃清,有些政府官员在这个时候仍拿着所谓“不重要城市”里的公民“人权”说事,被迅速控制军权的“独裁者”曹桎二话不说直接拿枪崩死了,他站在充斥着血腥味的国会大厅内高傲的接任了最高领导人的位置。他的相貌不算出众,但是宽厚的肩膀撑起了西装,眼神就像睡醒的猛虎。

  他的背后站着一位将领,是莫均,只不过看不出太多的情绪。

  曹桎将已经打空了子弹的手枪丢在地上,整了整西装,向门外走去。若在高处看,军队已经开着坦克在大都内四处扫荡,基本上只有政治中心的这片区域是完好无损的。

  一时间,烽火连城。

  将时间拉回到半个月前,两名高中生来到三号楼之前,莫玊没有用过刀,便将其放在车内,只拿上了三个弹匣。

  “你……杀过人吗?”莫玊看着从窗户中透过身影游荡着的病患,握枪的手有些犹豫。

  “我要是杀过人还能在这念书?”羽村觉得他问出这样的问题实在过于脑残。

  “那你能下的去手吗?拿刀杀人可比我这个残暴多了,而且……还是同学。”

  羽村阖上眼,轻叹一口气,尽量的排除杂念,手中打出了临兵斗者皆阵列前行的手印,睁开眼已是坚毅而清明。

  “我没问题。”

  莫玊看了他一眼,心里暗叹了一下日本人强大的心理素质,嘱咐道:“以切断中枢神经为要,出发吧。”

  羽村下车挽了一个剑花,碎步上前。

  进到门内,本来只是在游荡的患者被声音惊动,当他们的瞳孔中倒映出两个人的身影时,便开始朝着两人发疯似的奔跑。

  好在数量不多,只有三个。

  羽村箭步上前横斩枭首而余力未竭又变直刺连斩两人,一套 动作行云流水气象非凡,不愧是16岁就能打过自己剑道七段老爹的男人。

  待到羽村牀杀二人后,莫玊才来得及举枪爆掉最后一个人的头,可惜没有观众,毕竟能让干什么都名列前茅的莫玊看起来逊爆了的机会可不多。

  看着地上的人,有一个已经身首分离,莫玊眼皮跳了一下,弯下腰干呕了起来。

  羽村赶紧过来扶住,莫玊摆手道没事,说是正常的生理反应,并夸赞羽村真是强的一批。心里对日本人心理素质的认识又上了一个台阶。

  羽村没说什么,用日语发出了一个名词,翻译过来是神道无念流。

  随后两人直上五楼,看起来只要不让这些病患看见他们,它们就不会展露出特别强的攻击性。

  路上有零星的障碍都被羽村一剑解决,莫玊没有出手的机会,不过他也乐得如此,毕竟弹药珍贵,用完了也不知道该去哪里搞。

  在四楼的时候,一路勇往直前的羽村突然停下来脚步,示意莫玊不要说话,他侧耳倾听,微微蹙眉。

  “怎么了?”莫玊等了一会后问道。

  “有活人……救不救。”

  莫玊沉默了,他有些纠结。过了一会,他还是选择了那个听起来很残忍的选项。

  “人各有命……生死在天,我想……还是先救自己的朋友吧。”因为他忽然想到了郁兰德,也想到了徐楚。一个是上了高中之后最好的朋友,一个是从小长到大的发小,他已经失去了一个,不想再失去第二个了。

  羽村用他坚毅的眸子看着莫玊……片刻后点点头道:“如你所愿。”

  朋友还是比陌生人更重要些,车就这么多位置,家也就那么大,的确没有办法。

  五楼,羽村来到了阶梯教室的门前,敲了敲门,莫玊在两三步外的地方做着战术动作,因为父亲的关系,特种兵的训练他接受过不少。

  崔圣智在里面确认了一下,旋即打开门,似乎有些惊讶,但也不太惊讶。惊讶于他们这么容易就来到了古兰德的腹地,但是并不惊讶于自己的朋友会来救自己。

  “你们是怎么过来的,操场上少说得有三百个丧……病变了的同学。”词到嘴边还是改了口,想起里面可能也有自己曾经朝夕相处的人,难免有些兔死狐悲。

  “我们直接开车进来的,他们不攻击车里的人。”羽村平淡的回答。

  “那还好……楼里的人多吗?”崔圣智觉得自己还是很幸运。

  “不多,而且不让他们看见就没事。等会下楼,你走在中间,玊君殿后,我在前面开路。”

  崔圣智点点头,话不多说,跟着二人一起下楼了。不过一路下楼,看着羽村神乎其技的操作,他已经快惊掉了下巴。

  “这肌肉控制力也太强了……咱们应该没过节吧?”崔圣智惊魂未定的说。

  说出来你都不信,崔圣智居然是被自己人吓到的。

  看到一楼的惨状,他的身体也明显僵硬了一下,但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黑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至尊重生只为原作者临川学长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临川学长并收藏黑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