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月后。https://

  “这次测试你怎么才考了第七。”爱尔柏塔看到排名时深表不解。

  “最近在试图完善一个模型,花了我不少精力。”莫玊耸了下肩。

  “但是这次的内容都是学过的知识点啊?”郁兰德直击要害。

  “人生已经如此的艰难,这种事能不能给我留点面子?”莫玊做出了一个很衰的表情。

  这时教室外走进了两个人,是安娜和羽村。

  “呦,羽村,这次你考得不错。”莫玊打了个招呼。

  “勉强第十,你考砸了都没赶上你,我挺难受的。”羽村过来笑着拍了拍莫玊的肩旁,“真不知道你们这些人是怎么边学这么多东西还边能维持状态来学必修的,好变态啊。”

  “承让,我知道你没有认真。”

  “太过谦虚就是虚伪——是的我的确不太认真。对了玊君,请我出来一下。”羽村想到了些什么,示意莫玊跟他一起出去。

  “啥事这么神秘,不怕安娜吃醋?”爱尔柏塔欢快的扬了下眉毛,不过安娜只是笑笑没有作声。

  两人来在门外,羽村对莫玊说:“你叫我留意的事,有些结果了。”

  “何如?”

  “最近的新闻看了吧?”

  “跟流感有关?”

  “没错,而且流感地区的严重性跟陨石落下的多寡有关。”

  “可是我们这边落下的那块也不小,但是似乎还没什么问题。”

  “不知道,可能那辐射无法被隔绝,但是会被减速。令尊还在加班吗?”

  “是的,还在,那这样看来那破石头还没被打捞上来?不应该啊,那么大点的东西,这都一个月了靠人力潜水都该搬上来了。”

  “这就不知道了,反正这个流感还挺严重的,要多加小心。”

  “这次的事谢谢你了,回头请你吃饭。”

  “我可没有这么敏锐的观察力,多亏了安娜。”

  “你们夫妻同心嘛,一样的。”莫玊调侃了一句。

  然后威风凛凛的剑道部部长脸居然有点红了。

  晚上的时候,莫玊跟苏胧去公园约会,亚特兰蒂斯上空的天很澄澈,在夜晚可以看到璀璨的银河蜿蜒流淌。

  苏胧是个少见的从小就对医学很感兴趣的姑娘,两人是同班同学,但是最开始的时候并不太热络,互相熟识到相爱的起因就是因为在一次球赛上莫玊偶然受伤,躺在地上的莫玊忍着疼痛看到了有条不紊指挥同学救助的苏胧,忽然感觉很温暖。据说强烈的刺激是打开恋爱阀门的关键,想必这可能就是所谓前生莫测的情缘吧。

  小山公园内的长椅上两个人依偎着,莫玊望着原本的北大西洋、现在的亚特兰蒂斯西海之后又望向天空中的灿烂星海,不知道仅仅是在享受静谧还是在思索着其他的什么。

  “你最近的状态好像不太好,怎么了?”还是苏胧先开的口。

  莫玊听到女友的话,垂下眉毛,唇口微张却突然不知道该不该跟她讲,有些纠结。过了一会还是作罢,只是敷衍道:“没什么,遇上了一些挺复杂的事情,再过段时间就好了。”

  “你的事从来不让我帮忙。”她的声音带着些责怪,可以理解,毕竟恋爱是一件需要双方都竭尽所能参与对方的生活的事。

  莫玊笑着摸了摸女友的头发,安慰道:“有些事我自己一个人烦心就够了,如果告诉你之后看到你也烦心,我会心疼的。”

  苏胧哼了一下说:“可是我也会啊,”然后起身赌气似的说,“这里不好玩,去吃宵夜了。”莫玊带着浅淡的微笑点头跟上。

  夜仍旧美好,滨海的城市里仍旧繁华,不竭的人声仍旧鼎沸。

  研究没什么进展,各国的科学家眼睁睁的看着陨石在变为流沙。

  “崩解速度太快了,这不可能。要是按照这个速度衰变,他妈的它原来得有多大?”那个讨厌社交的学术狂人梅尔文正在看着新闻,突然很罕见的爆了粗口。其实他很早依旧就已经被一所重点高校特别录取了,但是他拒绝了这个席位,现在却有些后悔,要是去到那所学校,说不定可以近距离接触到陨石碎片。

  又过了半个月,莫玊所在的克斯多市也开始出现了流感现象,有很多民间活动人士开始组织起了示威游行,大致是责怪政府办事不利的。

  学校内人也少了些。

  似乎一时间,所有人都变得很暴躁。

  这天胡德来莫玊的班上串班,一进门就说个没完。

  “学校为什么还不停课?这事已经这么严重了。”胡德最近的心情似乎不是很好,他的祖父也得了那种怪病。

  “你祖父的症状是怎样的?”听完胡德的絮叨,苏胧试图从专业角度提出一点建议。

  “肌肉僵硬,发烧,但是行动力旺盛。”他皱着眉头。

  莫玊喃喃道“肌肉僵硬啊……”但他识趣的没再往下说,因为这听上去很像是死人的状态。

  苏胧也没什么好的办法,只能尝试着说:“在中医上这应该是属于燥邪,吃点清热补气的药,我给你列个方子你试试吧。”

  胡德接过单子,表示感谢,随后又简单的聊了两句就离开了。

  “阿郁没来上课……”莫玊蹙着眉头对苏胧说。

  “玊君,我必须要提醒你,这病有极大可能有传染性,而且目前还没有药能治。”后座的羽村正闻其弦歌知其雅兴的出言提醒道。

  莫玊轻叹口气,但是还是坚持:“没办法,都是朋友,我还是得去看看。”

  “你打算什么时候去?”爱尔柏塔转过头来问道。

  莫玊看着她,似乎有点意外。“你也打算去?”

  “我们可是学术天团。”

  “好理由。”

  “也算上我一个,不过话说女王都打算去了,皇帝去不去?”崔圣智调笑道。

  “他又不是我男朋友,你自己问他啊。”爱尔柏塔翻了个白眼。

  莫玊学着爱尔柏塔的口气说:“你这样翻白眼是缺乏淑女教养的。”

  “我本来就不是淑女。”

  “不过你去他应该一定会去吧?”崔圣智又八卦了起来。

 &emsp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黑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至尊重生只为原作者临川学长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临川学长并收藏黑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