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德行走在夜幕里。https://几个月下来,他的胡子长了许多,就像一个流浪汉一样,衣服也是破破烂烂的,还有一股异味,根本看不出来以往那个高大英俊的雅利安少年的痕迹。

  现在已是九月中旬了。

  他并非是没有刮胡刀和衣服,只是不想而已。他整日的酗酒吃着不健康的食物,微微发胖。

  这里是一个已经没有人的地方,并非莫玊家那边,甚至离得很远。

  自成为了一匹孤狼之后他觉得自己的确是如鱼得水了许多,自小生活在农村,并不介意顺在树杈之上,他走了很多地方,都没有被丧尸发现,有一次他偷偷的回到了庄园的附近,发现那里已经成为了断壁残垣。

  血迹早已经干涸,腐烂的脏器在散发着浓郁的恶臭,让人作呕,胡德没有凭借脏器就可以识人的本事,所以他径直走入了庄园内,拔枪射杀了几头残留的丧尸,看着密布墙体的弹孔,龟裂的墙壁,唯有叹息。庄园外田野旁的山上,有一块已经被踏倒的十字碑,和一方小小的土堆。九月没有随手可摘的鲜花,所以胡德看着自己的亲人们,也只是无言。他又折返回去拿上了一些还没有用完的弹药,看到自动步枪的时候,胡德嗤笑。

  夜幕中的住宅区内,他已经在这里住了一周多。在这期间甚至不断的在引诱丧尸靠近这里再将其杀死。

  过了段时间,主动游荡过来的丧尸变多了一些。

  他不惜花费很大的经历来营造这里有不少人的假象,但他从不在这里过夜。

  夜幕低垂的时候他就会离开,留下监控录像,等待第二天的收获。

  又是一无所获的一天。

  过了几日,地震了,范围较广,但幅度都不算剧烈。震榻了一些被摧残过的高层建筑,总体来说不算严重,已经没有地质学家在电视前分析地震形成的原因了,人类仿佛回到了几千年前的原始社会,完完全全的听天由命。

  若这个时候再来一颗陨石,可能人类就毁灭了吧。

  ……

  “感觉最近的丧尸变多了。”羽村又砍倒一只丧尸后,对着其他人道。

  “可能是恰好游荡到这里了吧。”伊万说。

  “我觉得要提高警惕了。”羽村不太放心。

  “难不成丧尸还有侦察兵?”欧米茄哈哈大笑。

  “丧尸是会进化的。”羽村爬上墙去,很严肃的说。

  “安了,足以形成体系没有这么快的。不过要不要再加点水泥?之前地震震裂了不少地方。”莫玊道。

  众人:“……”

  当天晚上,胡德的假营地被丧尸包围了,它们蜂拥而至却发现扑了个空。

  愤怒的人摧毁了这里然后扬长而去。

  第二天胡德赶到的时候就已经发现了不对,丧尸的数量几乎多到了他不可能不被发现的程度,所以他折返了,并认定营地已经被摧毁。

  他在犹豫是否要回去警告莫玊,有点纠结,便回到了家中继续看那只凌空飞舞的鲸鱼。鲸鱼飞的比较慢,而且一只在兜转,似乎是等待着什么。

  然后他看到了鲸鱼的肚子炸开的场景,带有大量沼气的内脏从百米高空落到了海平面上,激起巨大的水花,鲸鱼一下变轻了很多,沿途滴答着不明的液体,向内陆飞来,看样子好像还是冲着胡德来的。

  “该不会是看到我了吧?真恶心。”胡德感觉自己连酒都喝不下去了。

  他刮了胡子换了身衣服决定下午驱车去莫玊那边。

  他走到窗台前向下望想看看城市里的动向,却发现了近百具行尸包围了莫玊家的别墅!

  有些丧尸已会爬墙了,他们翻进别墅捶打门窗。

  胡德喝了口酒一面默默祈祷千万别打翻了酒窖一面想该怎么应付会飞的鲸鱼。

  “有酒就还是幸福的人生啊。”胡德自嘲一下,却有担忧该怎么出去。车就停在车库里,山上也只有一条路两个出口,但是都有行尸,这一去就代表着这个营地也没法要了。

  虽然不清楚这到底是什么原理,但这个世道原理不重要,结果才重要。被丧尸看到住所会被包夹,胡德已经知道了,便不会犯错。

  鲸鱼从天而降,像一颗导弹一样撞碎了莫玊家的楼顶,看到胡德心里一悚。

  “这除了不会爆炸简直无敌……不对,要是让它没炸肚子之前来就更危险了,碰了它的体液说不定也会被感染。若是在水库里……”胡德决定以后只喝瓶装水。

  发现没人之后,丧尸缓缓的离去,鲸鱼在空中盘旋几圈,也跟随着离开了。

  鲸鱼前往的方向,是库里的小镇。

  ……

  “有尸潮!”正在望风的伊万和斯考特发现了乌压的人影。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黑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至尊重生只为原作者临川学长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临川学长并收藏黑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