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多数人的死,就像是飘叶委地般的轻柔,没有电影小说中的大义凛然、舍己为人;亦没有哭天喊地、涕泗横流——就是那样的死了,躺在地上,仿佛一个醉酒的人倒在了路边。https://

  可每个人都曾是少年啊,雄心壮志、热血激昂的话都不曾少说,结果在灾难的面前的惊慌失措是多么讽刺,然后被像对待牲畜一样一声不吭的死去是多么的悲凉。

  满是光污染的钢铁森林中沉上了一层古旧,白炽的太阳也不再那么的刺眼。但没人说出来,仿佛他们都看不见这些诡异的变化。莫玊一个人坐在露台上,沉闷的就像个迟暮的老爷爷一样。

  看着海平面,他想起了郁兰德。这个小圈子里唯一已经不在了的,最初的成员。他想到,原来亲眼目睹生离与死别都是看着一个人慢慢的消失,只不过一个是肉体,一个是灵魂罢了。

  虽然他不曾亲眼目睹,但那些被他斩下头颅的行尸,仿佛每个都有郁兰德的影子,仿佛每个都昭示着郁兰德的结局,仿佛——每个都是梅尔文说的,一粒粒的绝望。

  莫玊越想越觉得心烦意乱,便离开了露台,跑去发电机那里,希望能用身体的疲劳麻痹自己的情感。

  那一天,蓄电池的电冲得格外满。

  那一天,海湾里的战舰驶离军港。

  那一天,世界上的丧尸宛如羊群。

  ……

  翌日清晨,算起来已经是第五天了。莫玊带着外勤队伍去加油站的便利店内搬运食物,按照种类分好,放在大货车内。

  “全是些垃圾食品,这样下去不行的,要弄一些蔬菜水果回来,要不然就得吃药了,时间长了会出问题。”崔圣智看着满满的薯片方便面还有面包这些东西,眉头紧皱。

  “果然还是要屯田咯?”徐楚带着胜利的目光看向胡德。

  “你看我干嘛?我又没反对过。”胡德理直气壮的跟他大眼瞪小眼。

  莫玊看着装不满的车厢和2.4米的箱高,有了些新的想法,搬运食物并不要多长时间,他说要不然让胡德先开车回去,剩下的人把山上的六栋别墅给清空一下。

  众人觉得可以,毕竟大晚上的看到一个三百多斤的行尸还是挺让人烦躁的,而且今天早上伊万在清理的时候十分的费劲。

  山上有七栋别墅,最接近山顶的是那个胖小子的父亲,第二栋就是莫玊家,接近山下的两栋一年到头基本是空的,别人买下来度假用的,但为了防止意外,他们还是决定挨家挨户搜一遍。

  4.63mm口径弹药比较精贵,所以这一次所有人都拿上喷子来进行快乐扫荡,崔圣智如愿以偿的握住那男人的浪漫的时候,感慨良多。莫玊嘱咐道要时刻保持警惕,不要被突然袭击了。

  然后所有人都换上了猎鹿弹,子弹里面就是一个大铁块,一枪下去就是一个窟窿。

  “我感觉这事羽村一个人就够了。”斯考特摆弄着手上的枪,突然想到那天看到羽村激情一砍九的情况,笑道。

  “确实,我觉得这些别墅里的人加起来还不够羽村一个人砍。”

  “保险起见,咱们还是一起去。”莫玊虽然也是这么认为的,但总不好把人家羽村当成工具人。

  “咱们翻墙进?”徐楚问。

  “要不然嘞?万一以后连成堡垒这打坏了咋修啊。”

  “没电也没法用。”崔圣智说。

  “面包会有的,钱也是会有的,做人不能没有梦想。”莫玊突然觉得自己说着话的语气很想胡德。

  来到第一栋别墅前,徐楚在墙根蹲下伸手搭台,莫玊一个助跑直接上墙然后反手就把徐楚拉了上来。

  “这姿势有点帅啊?”欧米茄看着这一套行云流水的动作仿佛有点心动。

  “这就是特种兵啊,所以才说他当队长。”羽村抬抬眉毛,把嘴往上一嘟,做了个搞怪的表情。

  然后他们渐次而上,拉欧米茄的时候遇到了一点麻烦,徐楚估计错了欧米茄的体重被他给拽了下去,两个人就遗弃在地上躺了两分钟,姿势还相当的暧昧。几个在墙头上的人笑得相当没心没肺。

  好像回到了正常的日子,同学们聚在一起七嘴八舌,那时笑得就是这么爽朗。

  空的别墅里没有食物也没有什么可用的物资,他们翻过一个又一个的围墙,终于在第三个房子内发现了丧尸,一对年轻的情侣,两个人都是原始丧尸,也不知道对于他们彼此来说,算是不幸还是幸运。他们的房子里有一些蔬菜水果,幸好天气还不算热,蔬菜水果只是有点蔫了,但还可以吃。他们在搜集完东西后,把两个人葬在了他们家的后院内,立了一块小小的墓碑。

  在第四栋别墅内出现了一点异样,在杀死两名成年丧尸后,有一个八九岁大的小孩子变成的丧尸冲向羽村,但羽村突然愣神了,差一点被咬到,还是欧米茄冲上来一脚蹬在那小行尸的门面上,直接踹出去两米远,重重的撞在了墙角,随后又补了一枪。

  大家都很奇怪,莫玊拍了一下羽村问道怎么了。

  “孩子……我有点下不去手。”羽村揉了揉自己的脑门,看向墙角那个脑袋没了一半多的尸体,叹了口气。

  莫玊也叹了口气,安慰的拍了拍他的肩膀,宽慰他说:“它们现在已经不能算人了,没事的。”

  “我以后会注意的,给各位添麻烦了。”羽村点点头,带着歉意的看向欧米茄。

  “嗨,这叫什么话,都是朋友,小事情。”欧米茄给了他一个熊抱。

  “要不然你先回车上休息一下。”莫玊提议道。

  羽村沉思了一下,点点头,然后转身而去。

  一行人继续往下探索,在婴儿房里,徐楚发现了一个婴儿丧尸,准确的说不能算发现,而是他被自行爬出婴儿摇篮的小丧尸给偷袭了,因为看了昨天那个胖子,大家也大致知道丧尸的力量会变大,所以对它能自己爬出摇篮也不算太奇怪,所幸毕竟还是个婴儿,没有咬穿徐楚裤子的布料,也没有留伤,但依然把外勤队员们吓得不轻,再将其击毙后,莫玊对徐楚被咬的位置反复检查了好几遍这才放心。

  “我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黑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至尊重生只为原作者临川学长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临川学长并收藏黑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