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德来到天台,却爬到了屋檐上,双手交叉在脑后躺在那里,看着星空。https://

  莫玊也来天台上坐着,发现了略显深沉的胡德,便对他笑道:“今日好安静,都不像你了。”

  “没有人的时候,我一直是这样的。”胡德保持着那个姿势。

  “难道不是去找人说话吗?骗鬼呢?”莫玊太了解他了。

  “……人生都这么艰难了,配合我深沉一下不行吗?”胡德头拱地撑起自己的上半身,看向莫玊并白了他一眼。

  “不过这样的你还确实挺少见的,到底怎么了?”

  “惴惴不安。”

  “你还会有这种时候,确实是少见。没关系的,安娜现在不会获得那种近似于预知的力量了吗。她既然都没有反对说明这件事说明没太大危险的。”

  “她……越来越不正常了。”

  “哈哈,感觉有点神棍,但我觉得这是种天赋,只要他能把自己的精神状态调整好,我觉得是没问题的。”

  “我讨厌科学无法解释的事。”

  “哈利路亚。”莫玊微笑的调侃。

  胡德望着天,沉默了许久,忽而轻声的说:“若你们真的这么决定了,我就得离开了。”

  莫玊听到这话开始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她皱起眉头道:“你就这么信任自己的第六感?那天在胡德庄园是不是发生了什么?”

  “没有啊。”胡德淡然。

  “你骗我。”莫玊凝眉。

  “信不信由你。”对任何事都无所谓的态度可能就是胡德的本性吧。

  “那你能说一下这么做的原因吗?还是说你有自信可以一个人活下去。”

  “你救不了所有人,莫玊。只有一个人才最有可能活下去,你以为现在这十五个人,有几个能活到最后?”

  “那你干嘛要过来?”

  “……我,还有相见的人。”

  “那干嘛走?”

  “我不想见她死。”

  “那天到底发生了什么?!”莫玊感觉胡德一定在隐瞒着什么,他愤怒了。

  “是你不想知道的东西。何必这么纠结呢?”胡德的声音还是没有出现变化。

  “现在这个世道,任何不知道的信息都可能决定我们的生死。”莫玊的手狠狠往下一指,表达着他的愤怒。

  他的声音太大了,以至于惊动楼下的人。苏胧和爱尔跑上来查看情况。

  “怎么吵起来了?”苏胧关切道。

  “你男朋友‘那两天’来了。”胡德揶揄道。

  莫玊脸色并不太好看,转过身来看着两个姑娘,走过去抱了抱苏胧,就离开了。

  “发生什么了?”爱尔问道。

  “你不想在世界毁灭之前赶紧谈个恋爱吗?要是我的话我会这么做哦。”胡德坏笑道。

  “正经点,到底说了什么?”

  胡德叹气一声道:“每个人都这么问,有意思没意思?”然后人爱尔再怎么问,他也不肯说话了。

  晚上,安娜突然找到爱尔说她觉得搬迁过去可能并不是一件好事。爱尔问她是否又得到了感知,安娜点头。

  “你怎么不早一点说。在公投的时候。”爱而有些头疼,现在这个情况已经不好更改了。

  “它是突然出现的……我在清点物品的时候。”安娜歉然道。

  “事到如今民意已经产生,也不能再更改了。”爱尔忧心忡忡道。

  ……

  “胡德换到的物资里还有磨刀石,很不错,我本来还怕会把刀给砍钝了。”羽村在守夜的时候兴致勃勃的在给刀保养。

  “那磨刀石是用来磨斧头的吧?你这么磨不会出问题吗?”崔圣智问。

  “问题总会出一点的,但是有就不错了,哪能那么挑。”羽村小心的磨着刀。磨刀石的目数不同则适配性便大不相同,所以力度和磨的次数变都需要探究,羽村这个玩刀专家也需要小心尝试。

  “你觉得我们这次搬家会不会出问题?”崔圣智问。

  “我觉得——会。”

  “是不是安娜跟你说的?”

  “不是,她要是说了她自己为什么赞成,只是我的直觉。”

  “听说你们日本武士在练习的时候会专门培养直觉,就像蒙着眼睛有个人拿着竹刀来后面砍你。是不是真的?”崔圣智来了兴趣。

  “大概……类似吧,其实我觉得那是用来锻炼身体的感知力的,让人不局限于眼睛来观察敌人。”

 &em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黑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至尊重生只为原作者临川学长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临川学长并收藏黑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