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们刚刚是在干嘛,我看着好像都打算走了羽村还把手搭在刀柄上,我差一点就开枪了。https://”一众人集合后,莫玊问道。

  “没事,不是什么大问题,我们明天来取货,可能你还得在这个位置,让徐楚跟我们一起过去。”崔圣智还在反思自己的表现,有些心不在焉。

  莫玊察觉出了一丝不对劲道:“怎么?他们有可能变卦?”

  “只是说有这个可能吧,这个世道谁不愿意更混账一点呢。”羽村开着车,心里对那个黑人有些反感。

  “那你们一定要注意安全,实在不行咱们直接黑吃黑。对了,你们付出了什么代价换到的物资?”

  “胡德庄园。”

  ……

  一行人来到了学校前,胡德拉下车窗道:“感觉行尸又多了,你们说如果幸存者在这里饿死,会不会也变成行尸?”他的语调很平实,丝毫听不出来他刚刚才把自己家价值几千万的豪宅给卖掉。

  无人答应,只是摇了摇头表示自己不知道。

  看着那些曾经朝夕相处的同学,心里十分沉重。实验楼上,爆炸形成的焦黑疮疤仿佛在无声的尖啸。

  众人驱车进门,径直的开往宿舍区,莫玊说就按照上次的办法,他和羽村两个人上去搬东西然后丢下来。

  要要的可以看到宿舍区的时候,莫玊突然把住了羽村道:“停车!”

  羽村急刹,不明所以。

  胡德见状,停在了轿车的旁边问怎么了。

  莫玊抬起手,指着他们的寝室楼说:“上次徐楚编的绳索,被烧掉了。”众人朝着他指的地方看过去,发现那绳索只在墙上留下了燃烧之后的印记。

  “我们走,回去。”莫玊直接下达了返程的指令。

  宿舍楼距离实验楼的爆炸太远,几乎没有可能被波及到,所以这件事一定是人为,或者是……

  “他们进化的速度可能有这么快吗?”徐楚不敢置信道。

  “我好像有点理解梅尔文的选择了。”崔圣智看着寝楼,脸色凝重。

  “应该没什么问题吧?说不定是其他幸存者烧的?”胡德给出了一个让人无法理解的可能性。

  “他们有病啊?”维纳斯似乎是有听到胡德说话就翻白眼的体制。

  莫玊不愿去赌,依然坚持返程。

  一行人遵守了指令,没办法,谁叫他是队长呢。

  依然是轿车先行,胡德的声音从后面悠悠的传来。

  “你赶紧想想回去怎么应付爱尔吧。”

  这个时候突然有一具行尸猛冲而知,羽村霎时一惊,赶紧偏转车头,但那行尸依然冲到了后座撞在了徐楚的窗前。

  满窗血迹,徐楚几乎是往后跳了一下,大声喘气嘴里不由自主的骂了几句脏话,看样子他被突然袭击吓得不轻,莫玊拍了拍他的肩膀安抚了他一下。

  胡德在后看到这一幕,一脚油门踩死,直接撞了上去,在巨大的重力下碾碎了那行尸的头颅,白色的脑浆夹杂了污浊的血迹,像是墨晕。

  雨落了下来,这是这个夏天第一场雨,在许多人肌肤失去知觉之后。

  在距离很近的一栋教学楼内,一个不算特别高大的男人将梅尔文钉在墙上,梅尔文浑身是血,衣衫褴褛有很多焦糊的血肉下长出了一丝丝粉红的肉芽。

  “就算要死了也要提醒他们离开?你现在又不算人了,这么深明大义可真是有趣。”

  梅尔文艰难的抬起眼皮:“你们进化的,比我想象的要快的多。”

  “你和我是一样的。”

  “不……你只是野兽而已,暂得清明就以为能一直保持下去吗?可笑,你的变化只会越来越大最后变成一滩烂肉。”

  那个男人笑笑,捏断了梅尔文的脖子。

  “这下如你所愿,终于死了。”说完,他掏出了梅尔文的心脏、胰脏、大脑,将他们吃了下去,他感觉自己的身体更疼了,似乎马上就要压住不住那种嗜血的冲动。

  他缓缓离开,准备去寻找下一个目标……下一个——牧尸人。

  随后他听到了又一次的爆炸,这一次是从体内喷涌而出的。

  ……

  在车上的莫玊皱着眉转身向渐行渐远的校园看去。

  “怎么了?”徐楚问。

  “我好像听见了爆炸声……”

  “我也是,”崔圣智说,“但是很小。”

  “会不会是梅尔文还没死?”莫玊猜测。

  “上次那么大的爆炸,估计不可能,应该是听错了吧。”

  “或许吧……”莫玊感觉自己有点惴惴不安。

  回到了莫玊家的别墅区域,众人先去装了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黑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至尊重生只为原作者临川学长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临川学长并收藏黑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