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过晚饭,崔圣智再向爱尔汇报工作,莫玊听了一会,了解了一个大概,便拿着一瓶酒,来到了自家三楼之上的大露台,坐在躺椅上,望着海平面。https://

  忙了一天,所以这个时光显得尤其舒适,国家曾专门从马尔代夫引进了那种会发光的微生物,所以常常能看到海岸线有着淡蓝色的荧光。

  整个城市基本上都陷入了黑暗,往日不夜城的景象已经看不见了,只有根据规定需要有紧急能源供给的建筑还在散射着光芒。

  微不足道。

  他想起来羽村说过克斯多的患病率相对低很多,但情况恐怕并不只是数据阐述的那么乐观,一想到这个,莫玊又有点心烦意乱,他认清了自己救不了所有人的事实。实际上,今天下午在酒店里的情况他就已经一个人无法应付。

  苏胧不知道什么时候走到了他的身后,手轻轻的搭在了他的肩膀上。莫玊回过头,看到她的脸,微微一笑,将她搂到了自己的怀里。苏胧有点羞涩,梨涡浅笑的样子很美。

  “我是不是该晚点来?”爱尔上来后,调侃了一下。

  “无妨,有什么事就说吧。”苏胧想要起身,但被莫玊牢牢的抱在臂弯内。

  “我们需要药品,特别是跌打创伤还有精神类药物。”

  “精神类?镇定剂?”

  “氟西汀和兴奋剂。”

  “医院不敢去的,人太多了,兴奋剂药店里可没有。”

  “看情况吧。然后还有衣服的事要快一点解决。”

  “学校回不去了,得等明天去枪店拿货后组织一次大规模行动去市中心抢,等一会你把需要衣服的人的尺码给我。”

  “只是绳子被烧了应该问题不太大吧。”

  “在我离开之后学校内可能又发生了一次爆炸,很可能有人在捣鬼。”

  “行吧,你出前线任务的你来指挥就好,但是明天一定要解决衣服的问题,天已经逐渐热起来了,连衣服都没有的穿很影响团队情绪。”

  “你还考虑到了团队情绪的问题,不错啊。我觉得你可以没事搞一些娱乐活动来调节气氛。”

  “好的,我会考虑,最后一个事情,今天下雨了。”

  “所以?”

  “安娜说这雨……有点不太好。然后我们就没有接雨水。”

  “她怎么成了一个神婆一样的人……她有吉普赛血统吗?要不然让苏龙给她看看是不是有心理问题。”

  “我给她看过了,她的表现挺正常的。”苏胧说,“我今天给除了出外勤的人每一个都做了心理评估,然后刚刚也给你的队员做了诊断,除了胡德和你我觉得都还好,其他人有一些变化是正常的,具体情况还要观察,所以我会定期给大家做心理评估。”

  “你什么时候 给我做的评估?”莫玊哑然失笑。

  “你的身体太紧张了,面部表情也比较沉重。”苏胧解释道。

  “胡德……他不像会心理出现问题的人啊。”

  “他本来就有点,怎么说呢,变态吧,让苏胧感觉奇怪挺正常的。”爱尔调侃道。

  “我淦!我一上来就听见你在污蔑我,我可是死了全家好不好,当然有些变化啊。”胡德仿佛突然蹿出,大声嚷嚷道。

  “看吧,这就是你奇怪的地方,别人家人去世之后会有你这么欢快到处找人说话?”爱尔不屑道。

  “每个人的应急反应有不同嘛,这很正常。”胡德还在辩解。

  “你可拉到吧。”

  “胡德……今天下午的事,我不该逼问你的,抱歉。”莫玊放开怀抱,站了起来,对着胡德说。

  胡德的脸一下子正经了很多,他认真的看着莫玊,片刻后说:“你应该感谢我的。”随后他离开了露台,只留下了一句这样不明所以的话。

  爱尔对着莫玊做了一个疑问的表情,莫玊耸耸肩示意自己也不知道,随后爱尔也离开了露台。

  苏胧环住莫玊的腰,附在莫玊的耳边轻声说:“他对情绪的掌控能力太强了,在刚经历社会家庭的巨变,神情一点都看不出异常,这太奇怪了。我觉得他不正常的地方就是因为他现在太正常了。”说这话时,苏胧的脸上有着一些担忧。

  “那我的呢?”莫玊侧过脸吻了她一下,问道。

  “你……变得好优柔寡断,而且十分紧张。我不太明白为什么。”

  “发生这样的事,紧张也是很正常的吧,至于优柔寡断的话……以前不优柔可能是因为那时候的成功与失败不跟性命挂钩,人命在手,由不得我热血上头。”

  “你变成熟了。”苏胧微笑道。

  莫玊无奈的笑笑,轻叹口气道:“如果可以,谁不想一直幼稚呢。喝一杯吗?”

  “不啦,举杯消愁愁更愁,你少喝点。我还要去背书好防止突发情况。”

  “你还有医学类的书?”

  “你家的还有网络,不知道什么时候会断我就下了一些需要的各类书籍。”

  “辛苦了。”莫玊看着自己的女友,突然感觉有点自豪。

  苏胧笑声清脆,嘱咐道要注意安全,便离开了露台。

  “有丧尸!”艾米丽的尖叫划破了宁静的夜空。

  “你慌什么,它还能跳过墙来咬你不成。”胡德慵懒的声音在旁响起,过了一会他可能也是发现了那个丧尸,又说了一句,“我靠这么大。”

  莫玊来到边缘,看到了那个可能快有三百斤的丧尸,仿佛是被灯光吸引,颤颤巍巍的朝这边走来。

  “关灯。”莫玊对着下面说。

  灯光逐一熄灭了,没有人出声。宁静中听见了羽村抽刀出鞘的声音,莫玊叫他不要冲动,徐楚冲上来,把枪递给他。

  他拿起枪崩死了那个肥硕的丧尸。

  灯光重新亮起,莫玊走到了楼下,胡德说这玩意可有够恶心的,明天谁清理谁倒霉。

  主持防御工事的伊万脸有点绿,下午爱尔跟他说周围的清洁和安全都算是他的负责范围。

  “以这具行尸的体重和移动速度来看,他不应该会出现在这里啊,要不然我们回来的时候应该能看得到。”崔圣智开始了分析。

  “这是隔壁家的一个富豪——的儿子,好像是有肥胖症。”莫玊解释道。

  “丧尸化让他重获长途跋涉的能力,真是感天动地的天外良方。”胡德又开始发骚了。

  可惜……那个会无情嘲讽他“你好骚啊”的人已经不在了。

  “咱们能不能把这些别墅都给连起来成为一个大的营地。”徐楚问道。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黑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至尊重生只为原作者临川学长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临川学长并收藏黑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