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电梯吧。https://”徐楚看了看遍地的狼藉,他倒是不怎么累,只是有些紧张,拿枪的手有些颤抖,是肾上腺素分泌过多和肌肉用力过度的症状。

  莫玊拿着刀坐在地下,大喘气着,对着他摆头道:“先吧弹仓压满,我休息一会。”

  徐楚点了点头,突然想到应该让羽村进来跟他们一起清空第一层的,便一边压单一遍跟莫玊说了自己的想法。

  “不行,要节省弹药和体力,等一会他们可能会正面跟人对拼,要消耗大量体力。”

  “我刚刚看到他在杀门口的丧尸,我觉得其实回来杀也是一样的。”

  “……这不还是节省弹药嘛,等下打完回来哪还有力气砍丧尸。”

  “不会没力气砍人吗?”

  “人家有枪,他的作用就会比较小——而且人比丧尸好杀,你也不要小看了一个16岁就能锤爆自己剑道七段老爹的男人。”

  “行吧。”

  十分钟后,徐楚把三个弹仓压满了,将其按上,调试了一下枪支,随后示意莫玊可以出发了。

  “去哪个房间?”徐楚问。

  “不知道哪个房间的视野好,咱们直接上天台。”

  两人来到电梯前,莫玊叫徐楚来开电梯,自己抽出刀横在电梯前。

  打开门果然有两个丧尸被锁在电梯里,莫玊急忙一刀横斩结果被另一具行尸扑倒在地,徐楚急忙跑过来一脚把他蹬开,抬枪将其杀死。

  被砍断颈椎但还没完全尸首分离的那具行尸嘴在不断的开合,没有神采的眼睛一直看着两人,她的脸已经被血污染了,但仔细看一下,能发现其实是一个很漂亮的姑娘。

  “可惜了。”莫玊看了他两眼,他刚刚在开门的时候被他的脸吸引了注意,手里慢了半拍。

  她是直接倒在电梯里的,莫玊只能拽着她的腿将她拖了出来,刀从眼睛插下,送她去了极乐世界。

  大厅里仍有残躯在蠕动的声音,静谧的大堂里微微的声响让人感觉十分的不适。

  那个年轻女子的咬痕是在后腰处,电梯里已满是她洒落的,已变得青黑的血迹。

  两人微微皱眉,这样血腥的场景从电视中感受的与现实中感受到的完全不同。

  升到了十楼,徐楚端起枪,准备应对开门后的“新生欢迎派对”。没想到的是打开门后什么都没有。

  “这家店生意这么差?”徐楚有些意外。

  “未必,这里不是走廊,可能丧尸没有游荡到这里,安全通道可以上天台,它在出电梯井左拐六十米处。”莫玊示意徐楚不要轻举妄动弄。

  两人走出电梯,踩着地毯悄悄的走到走廊边,探出两个脑袋一左一右。

  还是没人。

  “没人,行动吗?”徐楚小声的问道。

  “会不会有埋伏?”莫玊有点怀疑。

  “丧尸都会埋伏咱应该活不到现在吧?”徐楚反问道。

  “说的也是,出发。”

  两人脚踩着特种部队的无声步法慢慢前进,但因为莫玊没有拿枪看起来就像一个忍者。

  走了一会两人放松了下来,第十层全是套房,现在也不是旅游旺季,所以没有人住进来。

  “你阿楚,的战术动作没落下啊。”莫玊夸奖道。

  “哈哈,还好,一些简单的还没忘。”徐楚很谦虚。

  两人来到天台上,伏低了身体。发现天台上被种上了一些植被和简单的装修了一下。

  “两百米的距离还是有点近了,可能会被发现,如果把那盆植物搬过来他们会不会察觉有异样?”莫玊看着环境,询问道。

  “对面应该也就是普通人吧,这种情况也没人会没事往天上看。”

  “算了,像圣智说的,这种情况不赌万一。”

  “你是队长听你的。”

  莫玊慢慢的移动到天台的边缘,探出头寻找目标建筑物,在找到那个枪店后抬头看了看他们从上到下的窗户还有天台,都没有发现警戒人员,稍稍安心。他打开背包开始组装枪支,填充弹药并安装上消音设备,大概找好了角度后告诉徐楚可以去给羽村他们打信号了。

  徐楚俯身小跑到停车那一侧的天台边缘,朝下看去,羽村将小轿车的天窗打开,崔圣智正抬头往这上面。

  徐楚做出两个手势,分别代表了狙击手和抵达战术位置。

  崔圣智在底下伸手指了指自己的脖子,然后握拳来回的扭曲。

  徐楚一脸茫然,只见崔圣智低下头扭了扭自己的脖子,重新靠在了椅背上。徐楚感觉很无语,还以为那是个新指令。

  “妈的,我脖子都要断了他们才上去。”崔圣智揉了揉自己的脖子,拉下车窗对着卡车说:“等一会我先过去跟他们交涉一下,你们先不要露枪不要轻举妄动,如果谈崩了,就干。”

  胡德又戴上了他骚气的金丝眼镜,回应说:“咱们什么物资都没带,怎么看怎么像抢劫,我估计你百分之九十九会谈崩,不如咱们直接干。”

  “……这个,先礼后兵嘛,谈还是要谈一下的。”崔圣智一时语塞,有些讪讪。

  羽村看着窗外的天越来越黯淡,对着他们说:“随机应变吧,咱们该开拔了。”

  两辆车一前一后转过了弯朝枪支店而去。卡车开到了枪支店的左边,轿车停在了枪支店的右边,把整个门面让了出来,方便莫玊的偷袭。

  “我们管这叫战术,也叫正义的偷袭。”胡德取下眼镜,找了找莫玊架枪的位置,是一个很小的点,并不明显。

  店前很干净,没有或者的丧尸,在人口密集的地方这显得很突兀。

  崔圣智理了理自己的韩式发型,把枪藏在他的西服之下,羽村则是很大方的别在腰间,手持兵刃。

  他们两个都不到一米八的个头,但是这样看过去,仍是颇具气势。

  崔圣智走到店前,防弹玻璃的后面贴上了不透明的砂纸,看来这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黑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至尊重生只为原作者临川学长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临川学长并收藏黑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