细密的崩裂声响于混沌,天乙强行观照那片未来,冥冥之中所出现在他眼眸深处的,那隐隐约约的名讳,扭曲如龟甲上的文字,就像是最古老时代的书写符号。

  太乙青华慈悲救苦天尊。

  青者天也,华者光也。

  这道名讳被抹去,紧随其后出现的是九天应元雷声普化天尊。

  随后也被抹除。

  天乙石人快要看到那最后的名讳,未来的强者们不断出现在他的视野中,冥冥中还没有发生的历史,在天乙的观照下仿佛成为事实,但最后他崩开了,未曾成功见到那白衣人的名字。

  “纵然是观看了万纵千横,见证了无数来世,却依旧难以看清他的名字,他或许是太乙,但也不是太乙......我终究是境界不足,如果我能够拥有道祖的称谓,那或许就可以看得清楚.....”

  天乙石人发出不甘与遗憾的叹息,太一冷漠的望着看,看着自己这位大道遗蜕的崩解,天乙的声音回荡在太一的耳中:

  “仙祖....太一,我们都是蝼蚁,而斩出我们的你....其实也是一样啊。”

  “正是因为你距离世间太近,所以才不断斩掉我们,九仙道都是你遗留的东西,又何谈开创呢......我们被尊为开道祖师,但事实上,不过是在泥泞的滩涂上,捡拾无人问津的死鱼罢了。”

  太一的眼神无悲无喜,他开始逆转光阴,在为天乙塑造躯壳。

  “你不必死去,我答应你的事情当然会做到,不论是泰皇还是勾陈,天罡,他们都会死去,补全你的缺陷。”

  天乙笑了,笑的很灿烂,随后突然挣脱了仙祖的力量。

  他开始崩溃,用一种不可挽回的力量把自己从内部毁灭!

  “你?”

  太一疑惑不解,天乙则是发出最后的叹息。

  “你终究未曾......真正来过世间!”

  在璀璨的爆炸中,化为齑粉,天乙石人的逝去,首先被感应到的,就是在岁月古地中的镇元子。

  他的眼眶瞪大,当中血丝迸裂,急促的呼吸,身躯也变得越发佝偻,甚至不敢移动半步,害怕那从未知之中伸来的大手,害怕那种力量把他毫无反抗能力的攥死。

  天乙的死去让他心中弥漫起恐怖,他原本打算和太平天尊合作,但现在放弃了,因为太一居然对自己九人下手了,这样一来,不论大家还有什么仇怨,在此时都应该放下了。

  这是前所未有的灾难,并且无人可以阻挡,巨大的绝望弥漫在镇元子的心头,使得他难以看到前方的救命稻草。

  随后感知到天乙逝去的,并不是泰皇,而是勾陈与天罡。

  他们二人仰望着黑暗无穷尽的大宇,罗天重重,宇宙之外还是宇宙,而这之间夹杂的无数未知之所,正是通向那座山谷的道路。

  天乙逝去了,而正是太一逼他去死的。

  “他从未真正来过这世间。”

  勾陈望着漆黑的世界:“天乙说的一点也不错。”

  天罡仰望着未知的那位少年:“东方玉童子,倒骑白鹿走星光,仙祖让世间变得如此绚烂,可他却从未曾真正看过这天下一眼。”

  “反而是本不愿世间繁华的神祖,在为众生操劳。”

  勾陈:“创造者未必欢喜,厌恶者未必不为。”

  天罡:“是这个道理。”

  两位强者离去,所要到达之处,无人知晓,或许在这几位的眼中,罗天分开,化为诸天幻界已成既定事实。

  第四位听到天乙传话的,是泰皇。

  随后是紫薇,后土,长生....最后一位,是沉睡的江沽。

  “天地之数极于九,破于十!”

  江沽被惊醒,于是虚天之内的倒影发出哀叹,那是对于兄弟逝去的怀念,亦是对于仙祖太一的愤怒。

  九大遗蜕,九仙道,正是“天地之极数”。

  仙祖蜕变九次,最后走出左脚,是破于第十。

  而太乙曾经和仙祖说过的世间之道,让仙祖迈出了右脚。

  只是虽然仅仅半步,还差半步。

  还差半步,仙祖就彻底与世间了无瓜葛。

  但这半步却如同无上桎梏,似乎前半步是错误的步伐。

  可如今,仙祖明白了。

  他未曾真正去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峨眉祖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至尊重生只为原作者油炸咸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油炸咸鱼并收藏峨眉祖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