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北最高的建筑叫通天大厦,勉强和天上那座气派的惊人的神之门齐平。https://不过齐平的是它门口最下面的那朵云。

  一个男孩坐在大厦边,两脚悬空在几百米高的地方来回摆动。时不时踢到玻璃,就会发出砰砰的声音。

  男孩抬头望着远处神圣的神之门户,两只手各有一只魔方,以相同的速度和手法飞速的转动。只不过不是朝着拼成六面,而是纯粹的瞎转。

  好半天的功夫,都没有转出来哪怕一行或者一列一模一样的颜色。

  身后天台上的门被人缓缓推开。

  “稀客啊大叔。”

  男孩并没有回头,好像如见珍宝般一直望着天空。

  “要以整个江北为代价吗?”

  江城缓缓走到了男孩身边,一同望向天际。

  “这种事可不是我做主,我爸妈说小孩子是不能参与这种决策的。感性的人才最容易坏事。”

  “可你似乎投了赞同票。”

  “前任殿主还有权力知道开小会的内容吗?”男孩嬉笑着,手上转魔方的速度慢了一些。

  “似乎十二殿也没有规矩说前任殿主就不能知道啊?”

  “也是。能活着从殿主位置上下来的,大叔你也是独一份。”

  男孩似乎后知后觉道“寒酸大叔说人心难测,不比游戏上循规蹈矩,就算有了bug只要找对了地方就能修补。人心难玩多了。”

  “得多看多想,还不能把一个套路往每个你以为相似的人身上安。得因人而异,因材施教。”

  “我觉得蛮有意思的,就投了赞同票。”

  “更何况多我这一票不多,少我这一票也不少的。大叔你不能因为我年纪小,就跑过来欺负我啊。”

  男孩一脸委屈巴巴的样子,不过也没可以转过头给江城看。

  江城毫无反应,自言自语着。

  “我也只是问问而已,也做不了什么,更不会做什么。万物生死早有定数,你所谓的挣扎也不过是定数中的一个。”

  “事情的结局不会改变,但过程呢?”

  “没人去问江北百姓的感受吗?还是说欲成大事不拘小节是个万事通的挡箭牌。”

  “所以大叔你来到底是不是帮忙的?”

  “我帮过,但好像没成功。”

  男孩一头雾水,第一次转头看向江城。

  “可我还会再试试别的方法。”

  江城从头到尾都没有看向男孩,然后一只脚往大厦外迈了出去,另一只紧随其后,就像平常走路一般。

  风声在耳边愈演愈烈,可江城没有表情,男孩更没有朝下看。

  所谓的游戏,就是旁人完全不当真罢了。至于游戏里的人怎么想,npc们是死是活重要吗?

  男孩顺势将手中的两个魔方抛了出去,随即站起身。

  六边形的魔方在空中平铺开来,

  一个生,一个死。

  就好像游戏关卡里,开始和返回的选项一般。

  ……

  进入江北的高速口突然设了道关卡,把大部分的车都堵在了外边。还有零零散散的乡间小路,都被人给放下了路障。

  其实江北里边还有一层,只不过离外边隔了好远。还有一批手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生肖神纪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至尊重生只为原作者界游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界游并收藏生肖神纪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