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寅挥扇救人,既不多言,也不回头。https://

  落在他人眼中,便是那白衣公子只持扇轻点,便有三道剑气后发先至,轻而易举击碎了那三枚冰晶碎片。

  举手投足,轻描淡写,一派宗师气象。

  这须臾之间的变化,令得那几个小觑他的江湖人心中冷汗直冒,都是暗地里紧念“慎重”二字,庆幸自己并未将内心想法表露于外,这才躲过一劫。

  这江湖里,因口舌之辩引发的刀剑血案,实在是稀疏平常,太多太多,“谨言慎行“方为江湖行走之妙策!

  那说书先生则是好半天才反应过来。

  他直愣愣的盯着没有一人的空处,溅在脸上的碎冰融化成水,人也凉凉,心也凉凉。

  “噗咚!”

  说书先生终于站不住,脚一软,腿一弯,“噗咚”一声坐倒在地。

  而后他目光一抖,从人缝中瞄到了神色狠辣依旧的三公主周言诺!

  就像是小虫子见到了老母鸡,拼了命地往后挪,一直挪到墙角无路可退。

  却说那三公主果真不愧是当今美人榜第六,生得是沉鱼落雁,如花似玉,若年龄再长两岁,脱去最后的一丝稚气,必然是不逊色于顾凝霜、余青薇的一代美人儿。

  可惜就是凶了点。

  这一个不顺就打打杀杀的脾气就很不好!

  嗯。

  该治!

  ……

  这不,三公主眼瞅着自己想杀的人被救了,那一股子气没发泄出来,脸上寒霜便又多了一层。

  她几乎是不假思索就将目光转向了出手救人的徐公子,那一头乌黑长发刹那间飞扬起来,像极了正在使用九阴白骨爪的梅超风,只是每一根发丝都散发幽蓝,越发通透。

  随后她脖子一扭,那漫天飞舞的长发便是向前抛出,寒光凝聚,骤然爆发,顺着发丝射出无数冰针!

  传说中的暴雨菊花针,不过如此!

  此刻江湖人士已经反应过来,有些能耐的在她出手之前便已起身飞退,没能耐的则是就地一趴,堪堪躲过了冰针风暴!

  江湖厮杀,能保命就不错了,还谈什么风度?

  周言诺看人均退散,就只那白衣公子为了装b而稳稳不动,甚至连个头都不转!

  她心中冷笑,只道是活该,那满身寒气甚至更盛了一分!

  可在她眼中,那白衣公子却是将手伸出,手指一挑,手中折扇飞起腾空,徐徐旋转,纤长如葱的手指如孔雀开屏,拇指与中指相合,宛如拈花。

  “啪!”

  周言诺的表情刹那定格在疑惑方起的瞬间。

  徐寅此时方才站起,伸手抓住空中落下的折扇,而后徐徐转身。

  眼中一幕,如时停中的雨夜。

  无数冰针悬于空中,凝而不动。

  灯光照射,七彩斑斓。

  徐寅转头一看,见江湖人不是趴着就是躲着,唯有花蓉月等人有前扑之势。

  再看周言诺等人,那周言诺也就罢了。

  她身后的周芷晴虽是一脸娇柔胆怯,可此刻一看,她的眼眸瞪得像是兔子,明显包含期待。

  可此情此景,她能期待些什么?

  期待徐公子被冰针戳成蜂窝?还是期待他血溅当场?

  皇室三人中的最后一人,七皇子周月明,虽然最开始尝试过阻止,但看周言诺真的出了手,他却是已经将双手拢在袖中,神色间只有无奈,却无半点仁慈。

  或许在他眼中,最开始的阻拦只是为了减少麻烦。

  既然麻烦躲不过了,那些平民是死是活,就和他没有半点关系了。

  “哪来的三个混世魔王?”

  徐寅莞尔一叹,抬起折扇将眼前冰针一根根敲碎。

  然后他踩着一地冰屑,漫步前行。

  等到了周言诺面前,他左右摆了摆姿势,总觉哪里不对。

  “是了!”

  忽然心中一动。

  徐寅看着周言诺那一头乌黑长发,有些跃跃欲试。

  这头长发因其扭头抛起之故,正从其头顶向前刺出,说个比较形象点的比喻,就是那种翘起来的杀马特发型加强版!

  此刻的周言诺,就像是顶着一个刺猬头,长发因冰晶之故,是真的能扎死人!

  “要不,帮她剪一剪?”

  这个念头一起,就一发不可收拾!

  “这头发这么长这么尖,要是戳到个猫猫狗狗,多不好!”

  这一刻,徐寅是爱德华·托尼附体,双眼大放光明!

  他将折扇横放,左手伸出两指夹住,再往外一拉,顿时便在扇端拉出一道剑气!

  他一边小心维持着剑气吞吐,一边仔细瞧着周言诺的头发。

  “活了这么多年,还真没给人理过发,今日我就勉勉强强当一回托尼老师。”

  话是这么说,但理发确实是一门技术活。

  徐寅只吃过猪肉,没看过猪跑,这初次尝试,老实说有些棘手。

  好在这理发对象也不是一个需要怜香惜玉的角色。

  他快刀转乱麻,只片刻便将最尖端切平,然后徐徐渐进,一层层往里推,将整个刺出的头发全给切了!

  没了刺头。

  果真顺眼多了。

  徐寅满意地点了点头,暂时将折扇放下,双手合十,从心脏之中提取出一点火气聚于掌心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时停在玄幻世界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至尊重生只为原作者人之上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人之上并收藏时停在玄幻世界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