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六章:有对比才有伤害呀主子!

  与白道,“为什么不敢?你三岁时我就定下你了。”

  镜司怜抖眉,“你确定你那是定?不是拐骗?”

  顾与白眉一挑,“我是认真的。”

  镜司怜抽着眼角,“认真的骗一个三岁小孩?帮她摘了朵花哄骗她答应长大嫁给自已?那你还真够认真的?”

  究竟什么时候认识与白的,她也记不清了。只是因为顾家家族关系,顾家子嗣从小便被恩准自由出入皇宫。

  五岁之前,她是经常与与白见面的,后来与白随军出征,这后见面便是比较少了。

  直到父皇驾崩后,司马莲便收回了顾家自由出入宫廷的权利,与白也是常年随军,见的就更是少了。

  她只隐隐记得三岁多时,被他骗了,为了一朵花,差点卖了自已。

  当时她哪知道嫁人是什么意思!

  说起来,都是黑历史!

  记得后来,她将这事告诉了美人哥哥,才从他口中知道自已被骗了……

  等等?美人……哥哥?

  好像有什么被她遗忘许久的东西乱入了?但是,好像她以前是遇到过那么个人……

  越想清那人面貌,可却是越想,越模糊。

  听与白道,“就算是诈骗,你当时也答应了!答应了就是我的未婚妻了!”

  镜司怜皱眉,还在想着那道身影,想着一些模糊的画影片段。

  半晌道,“抱歉,答应你之前……我好像已经答应了别人,要做他的新娘,所以你的不算。”

  虽然当时她好像也根本不明白新娘是何意!

  与白啧了声,轻轻嘀咕了下,“又是你那美人哥哥……”

  镜司怜有点未听清他几乎是含在喉咙间的话,但敏感的似是听到了哥哥两字!

  于是道,“谁?你刚刚说什么?”

  与白眸色微动下,笑。

  “什么谁?能有谁?还不就是我!”

  镜司怜瞪他眼。

  与白再是笑了下,从袖口中掏出镜司怜之前给他的那把枪,爱不释手的摆弄,“你说的子弹在哪?是上在这的?快拿出来,我研究研究。”

  镜司怜眯眼,“别转移话题,你之前说的……”

  “之前什么?我是认真的,还是那句话,你答应了就是我的未婚妻了!你赖不掉的!先不说这个,子弹在哪?”

  镜司怜眯眼看他会儿。

  半晌,在与白的催促下,掏出弹夹拿过手枪上好。

  开了保险,道,“这是沙漠之鹰,口径较大,后坐力稍强,弹容量九发……”

  还没等说完,更没等演练一遍该怎么用,与白便是一把抓过手枪,竟是对着枪口研究起来。

  镜司怜被惊得一身冷汗,一般夺回来赶紧关了保险,“不要命了?亏你还是个搞机关术的?这般大意!”

  与白道,“你也太夸张了!”

  镜司怜睨了他眼,默默从袖口取出个消声器,上在枪口后,重新开保险,对着墙壁砰砰砰几枪下去。

  与白望着那一个个穿墙而过的弹孔微楞住。

  镜司怜道,“不是我要吓唬你,更不是我夸张!刚刚你那样用枪口对着自已的眼珠,真的是很愚蠢的行为!尤其是还在我开了保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公主在上:摄政王,私奔吧!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至尊重生只为原作者微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微暖并收藏公主在上:摄政王,私奔吧!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