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七章:说了,你会让抱?

  随即,猛见几道紫色闪过眼前,直直击中那黑衣人!黑衣人被重重击落在地,翻滚了几圈后,吐出好几口血,昏死在地!

  同时的,周围又是几十道白色身影闪下,拦截住欲逃的黑衣人。

  镜司怜也是被揽紧在一个宽厚熟悉的怀中。

  脸被压紧在熟悉的胸膛,被带着几个轻点飞跃,落在暖意浓浓的浴房内。

  轻摁后脑的大手缓缓松开,镜司怜抬脸,看了眼浴房布局,不是行宫内,而是摄政王府。

  看银发湿透的百里镜司,笑,没待开口呢,听几声衣物碎裂声。

  ‘扑通’一声的被带进暖池中,感受着舒适的水温,镜司怜叹气,对这惯犯,已经不想说什么了!

  百里镜司抱紧她,轻抚她发丝,“雨大,你不该出马车。”

  镜司怜,“我能保护好自已。”

  百里镜司,“我知道,但是正在下雨。”

  镜司怜,“淋一下又没事。”

  百里镜司轻抚她因淋久了雨,微凉的脸颊,“谁说没事?我会担心,会心疼。”

  镜司怜,“……”

  唇角微勾,凑上去亲他下巴。

  “下次我会小心。”

  百里镜司唇角弯起,吻她唇,“真乖。”

  镜司怜笑,缩紧在他怀中。

  沐浴后,回寝室,擦干发穿上内衫后,外方闻意的敲门也是响起。

  百里镜司帮镜司怜系好衣带,取了外衫给她穿上,整理好。

  “进来。”

  闻意推门快步走进。

  “王爷,陛下。人已经关进地牢。”

  镜司怜起身,欲步向房门,百里镜司却是拉住她手腕。

  在她转身时,一把横抱起她。

  镜司怜微惊,急忙抓住他胸口衣物!

  听百里镜司一声低笑,鼓着脸颊瞪他,“你不能提前说一声吗?”

  百里镜司吻她眉心,“提前说了,你让抱?”

  镜司怜,“我怎么不让了!我……”

  说着,猛地一个反应,转脸,这才见闻意身影还立在门边。不过,却是眼紧盯地面,一副想当隐形人的模样!

  镜司怜,“……”

  缓缓转脸看百里镜司含笑的紫眸,眯眼,凑上去狠狠咬他脖子一口!

  就会使坏!

  地牢。

  领首的黑衣人面罩已是掉落,被铁链锁紧吊在牢房中心。

  百里镜司抱着镜司怜缓步入内。

  进去后,镜司怜便是迎上那黑衣人阴冷的视线,挑眉。

  而百里镜司则是伸手捂住镜司怜双眼,一道真气出手,紫色真气瞬间击碎那黑衣人两只眼球,黑衣人惨叫一声,又是昏死了过去。

  闻意取出瓶药,放在黑衣人鼻下,原本昏死的黑衣人瞬间猛咳着醒来!

  醒来后便是一阵惨叫哀嚎。

  镜司怜伸手想抓下百里镜司捂在她双眼的大手,奈何试了几次都是没能成功。

  百里镜司道,“乖,不看。”

  镜司怜,“……”

  原本是要准备来审问的,结果变成就这么被捂着眼,全程听着闻意几人审问。

  当再度听到五蕴门名字时,镜司怜微挑眉。

  待审问完毕,镜司怜冷笑。

  回到房间时,外方雨还在下着,且风势还见大,哗啦啦的雨声配合着强劲的风声,叫人心静不下来。

  坐在桌边喝完杯百里镜司送到她口边的茶,听百里镜司问。

  “在想什么?”

  镜司怜笑,“我在奇怪,五蕴门上次派出的是死士。而这次这个,却是行刺到一半欲逃?有点意思呀!”

  百里镜司唇微弯,“嗯,确实。放心,闻意他们还在审,很快会出结果。”

  镜司怜颔首,“嗯。”

  连着几日的狂风暴雨,不见停歇。

  京城各处积水,断木横枝也是遍地。

  镜司怜观这状况,命人做好抗灾准备,不管怎样,必须防范于未然,

  早朝商议完这事后,便是进了御书房,在房内研究了一下午的京城地图。

  看了取出白纸,在上面埋头画了良久。

  直到将她所想建设的下水道的路线画完,做进一步的完善后,将草纸放到一边。

  揉了下酸疼的脖子。刚收好图纸,便是见一暗影闪身落下。

  “陛下,巫马光矢已是进京。”

  镜司怜,“传到光明殿。”

  “是。”

  半个时辰后,光明殿内。

  镜司怜坐在上首位置,看着暗卫领着巫马光矢进入殿内。

  巫马光矢一身黑衣,如两年前相比,清瘦了不少,严肃的神色依旧一如既往。

  虽是不再穿盔甲,但一身刚硬的气场却是未变。

  步入殿内,看上首镜司怜,巫马光矢半跪行礼,“巫马光矢见过陛下。”

  镜司怜看他眼,“免礼吧。”

  巫马光矢道,“谢陛下。”

  镜司怜看着他缓缓起身,道,“知道为何会突然召见你吗?”

  巫马光矢,“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公主在上:摄政王,私奔吧!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至尊重生只为原作者微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微暖并收藏公主在上:摄政王,私奔吧!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