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七章:她输了

  镜司怜笑,“本宫见巫马老元帅觐见行礼,腰都未弯,就想着,莫不是老元帅上了年纪了,腰也脆了,弯不得了!若是,老元帅还是莫要逞强,本宫这就让胡公公宣御医,一定给元帅治好。”

  巫马宗胡子一抖,眼一眯。

  司马莲原本见镜司怜竟是都未起身给自已行礼,心里正怒。

  此时听这话,脸色一下沉下。

  “皇儿,怎可如此对巫马元帅说话!”

  镜司怜笑看她,“母后为何要动怒?本宫关心一下臣子,难道不行?”

  “你……”

  “娘娘!”司马莲正欲发火,却是被巫马宗一声打断。

  司马莲看他眼,咬牙忍下愤怒。

  巫马宗眯眼审视一般的看着镜司怜,微俯了下身道,“谢殿下关心,老臣身子近日是有些不适,但已算痊愈,无需宣御医。劳殿下挂心了!”

  镜司怜笑笑,“如此便好。毕竟巫马元帅上了年纪了,却还挂着元帅一职,本宫是真怕巫马老元帅太过逞强了。”

  司马莲一口牙险些咬断!

  这个贱种,不止对她无礼!现在更是敢这般一次次对舅舅说话!

  越想她越难忍,“现在要见皇儿一面想与皇儿说上几句话,可真比登天还难呀!”

  镜司怜,“母后何来这一说?母后垂帘听政,哪日见不到本宫?又有什么话,是不能说的?”

  司马莲脸色难看,这贱种就是故意的。

  明知道她是想私下见她,也明知道她所为的事不能在朝上明说,却一再推脱!避而不见!现在还跟她打上马虎眼!

  咬牙,正欲再开口,却是收到巫马宗一个神色,微楞,咽下了话。

  巫马宗道,“不知前段日子,老臣所递上的折子,殿下看了没有?”

  镜司怜笑,“看了。”

  巫马宗眯眼,似是没想道她会承认的这般爽快,“那殿下为何不批?”

  镜司怜道,“巫马老元帅原何以为本宫未批?”

  说着在一堆奏折中抽出一折子交给胡公公,让之递给巫马宗。

  巫马宗沉着脸接下,翻开一看,脸色更沉,“殿下为何驳回不准?”

  镜司怜笑,“巫马老元帅明知原因,却还要问本宫?当真是让本宫很为难!元帅想让本宫追封宇文灼爵位?本宫就问,这宇文灼对我镜沧有何贡献?”

  “祖上有功?这朝上,祖上比宇文家有贡献的朝臣多了去了!若是家家死了后辈就要求着追封,那这追的完吗?镜沧可没有过这种先例!”

  “牵一发而动全身这道理,元帅想必该是懂的吧?镜沧自开国以来,不分贵贱,论功行赏,无功便无赏,这是定律。”

  巫马宗眸色一阴。

  这个皇公主,当真还是以前那个皇公主?不对劲!

  “……是老臣设想不周,这事,暂时不提。但是老臣此次前来,还有一事,恳请殿下。”

  “说。”

  巫马宗道,“有关于巫家药房与老臣的孽子一事。老臣恳请殿下看在老臣面子上,放过他这回。”

  镜司怜道,“关于巫马剑鞘当街对本宫不敬之事,本宫可以看在老元帅的面上,不再追究。但是,巫马剑鞘在药上作假一事,却是不能不罚。”

  “巫马剑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公主在上:摄政王,私奔吧!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至尊重生只为原作者微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微暖并收藏公主在上:摄政王,私奔吧!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