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四章:段数不够,就不该来挑战!

  镜司怜,“古装剧都这么演!没字的密信,要不烤烤火就显字,要不弄点水和油或特殊药水之类的!我正在研究!”

  且现代也是有这种纸张或是特殊墨水,只不过这个纸质看起来太过普通,她一时看不出究竟如何,所以正准备慢慢试。

  百里镜司看她,“古装剧?”

  镜司怜一楞,“呃……就是戏剧,唱戏。”

  百里镜司唇角微弯,“原来如此。”

  说着将两张纸放在桌面上,掌心运气,一道紫色真气笼罩在那两张纸上,原本一片空白的纸张渐渐的显示出字迹来。

  镜司怜眸色微亮,觉得有点稀奇,“是用真气?”

  百里镜司笑,“这纸是用特殊的材质制作而成,用一些特别的药水浸泡过。”

  镜司怜道,“这很常见吗?”

  她可是首次见啊!

  百里镜司道,“不常见,天下知道的人,少之又少。且,现在已经失传,你手中的这个,该是现今唯存的一份。”

  镜司怜一楞,“唯一的?”

  百里镜司颔首。

  镜司怜蹙眉,看向那两张纸上字迹……不对!这不是字!

  看着紫色真气笼罩下的那两张纸,镜司怜眸色渐变。

  “这是……图?”

  没有任何字迹,只是两张纸相合起来,是一幅不知名的图。隐约可看出是一座山与山谷,可却是没有写上地点,山名等。

  只是一幅模糊的图纸。

  镜司怜看了会儿转眼问百里镜司,“你见过这里吗?”

  百里镜司摇首。再是看了下图纸后,收回真气。

  紫色真气一收,那两张纸上的图形痕迹缓缓消失,不削一会儿,又是变回两张空白的纸。

  镜司怜拿起那两张纸,再是反复看了会儿看向百里镜司,“你觉得,这真的会是母后留后下的?”

  百里镜司手抚上她脸颊,“很在意?”

  镜司怜沉默了下,“……我对母后,几乎没有一点印象。”

  关于母后的事情,是皇宫的禁忌,没有人在她面前提起过丝毫。

  不,也许小时候会有,但是,她都不记得了。

  只记得父皇驾崩前对她提起过几句,也只是给了那颗母后留下的紫玉珠子时说起过,那是母后最喜欢的珠子,也是极其重要决不能弄丢的珠子。

  大概那是她第一次拥有与自已母亲有关的物件,所以她一直小心的珍藏。

  她早过了那种会因缺少母爱父爱便多愁善感的年纪,只是这么多年过去,突然有人再次提到这人,心底深处,忍不住涌起些好奇的感觉。

  有些想知道,她的母后究竟是一个怎样的人。

  不管此次事件是否是个阴谋,只是稍稍在心底产生了这样的念想。

  百里镜司将她揽紧在怀中,“想知道有关于她的事吗?”

  镜司怜抬眼看他,“你知道?”

  百里镜司,“不知道,不过,可以让人去查。”

  镜司怜又是沉默了会儿,“……还是算了吧。”

  她虽然不记得也会不太知道母后的长相与为人,但是,关于她的死与一些事却是知道些的。

  前世,司马莲不止一次在她面前以言语羞辱母后,当然从她口中她也是听到些真相。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公主在上:摄政王,私奔吧!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至尊重生只为原作者微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微暖并收藏公主在上:摄政王,私奔吧!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