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六章:皇公主是真变了!

  顾与白挑眉对她勾了下唇,转身步进了正门内。

  看着那背影,镜司怜磨牙!

  镜司齐悦眸内则满是阴霾。

  那齐妃神色动动,道,“殿下,你这新宠,可真是个性十足啊!与那流痕想比都是不逊。”

  镜司怜不冷不淡的一眼扫过去,齐妃脸色一白。

  “瞧贫妾这嘴巴,怎么就敢乱说起殿下的私事了。殿下莫怪呀!”

  镜司怜扫了她眼后,转身往府内走去。镜司齐悦与齐妃互看一眼,缓步跟上。

  正殿内,镜司怜喝了口一侧殊音递上的茶,看向已是落坐的镜司齐悦与齐妃。

  “有事说事。本宫很忙。”

  这般不客气的话,叫刚坐下的两人脸色又是一变。

  镜司齐悦笑,“七皇妹心情不好吗?我们是不是打扰了七皇妹了?”

  镜司怜扫了她眼,笑,“二姐姐多想了,本宫只是近日太累了。总有些不省心的人和事来麻烦本宫罢了。”

  镜司齐悦嘴角笑意一僵。

  这是什么意思?这是说她和齐妃是那不省心的人或事?

  是她多想了吗?

  齐妃脸色一阵僵硬,道,“殿下每日要处理的事情太多,的确是会累。”

  镜司怜手肘撑着桌子,一手撑腮,唇角带着是若有似无的笑看她。

  齐妃话顿了下,道,“前次来殿下府中,殿下不在,贫妾原不想再来求殿下,但是,贫妾是实在没了法子了。贫妾恳求殿下,为我那惨死的外甥伸冤!”

  镜司怜看她,“你想让本宫如何做主?”

  齐妃咬牙,“殿下,贫妾的兄长家中只这一男丁。可现在却惨死在他一小妾与她的姘头手中。然现在,宋堂司却判那贱人无罪!那杀人凶手,却还逍遥法外,未曾落网!贫妾外甥那般惨死,那对奸夫淫妇却活的好好的!贫妾与兄长实在痛心疾首啊!”

  镜司怜笑,“奸夫淫妇?本宫听到的好像不是这样啊!”

  齐妃一楞。

  镜司怜端起茶轻喝了口接着道,“本宫听说,是你那外甥先霸占了人家的妻子,害那女子腹中胎儿惨死。他那夫君伤心欲绝,震怒之下斩杀了你的外甥。”

  齐妃脸色一白,“殿下,这纯属是他们的诬陷!那小妾的父母欠贫妾兄长钱财,去年底硬是将她抵给了贫妾的外甥,让她做妾。是那贱人在贫妾那外甥要去接人时,不知羞耻的与那姘头跑了。”

  “贫妾那苦命的外甥寻他大半年方将人寻到,但她却已是有了几月的身孕。那孩子是那贱人的父母用药堕掉的,与我那外甥无关呀!”

  “贫妾那外甥不嫌弃她是残花败柳已是她祖上积德!却没想……她竟恩将仇报啊!”

  齐妃说的是双眼通红,泪流满面。

  镜司怜却是听的发笑,“本宫且问一句齐妃,你可知道,那对父母为何会欠你兄长钱财?”

  正哭着的齐妃脸色一白,瞪大眼看镜司怜。

  “殿下这意思是?”

  镜司怜笑,“齐妃会不懂本宫的意思?这案件,是流痕援助宋堂司去查的。你这般口口声声喊着你那外甥是被冤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公主在上:摄政王,私奔吧!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至尊重生只为原作者微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微暖并收藏公主在上:摄政王,私奔吧!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