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五章:我好像越来越贪心了

  镜司怜手腕微动,银色短刀落入手中。

  运气,眼看其中几把银剑已是快袭到她眼前,正待动手。腰却被一个搂紧,被瞬间带离了原地。

  落在一颗古木横枝上时,眼见几十道白色身影闪下,与那方黑衣人交战上。

  抬眼,隐隐月色下,见银白的面具与银发,镜司怜眸色微动。

  “……你怎么来了?”

  百里镜司悠紫的眸在微暗的月光中异常幽深,看她会儿。

  取下她手中银色短剑,将一根白色鞭子塞入她手中。

  镜司怜微楞,低眉看手中造型精致的银白色长鞭,不解的抬脸看他。

  百里镜司,“不会脏衣物,试试。”

  镜司怜眨眼,微勾下唇。

  握紧手中鞭子,银色长鞭如同条灵蛇一般,瞬间缠住一黑衣人脖子。纤细的手腕再是一动直取那黑衣人首级。

  手腕再是一动,收回鞭子,一连串动作,瞬间即过。

  镜司怜看手中丝毫未沾上血迹的银鞭,眉微挑。

  看不出鞭身的材质,只是手感微凉,一看便知是极品,且,居然特殊到毫不沾血迹。

  抬脸看百里镜司,微勾起唇,“谢谢,我很喜欢。”

  百里镜司抚摸她因为夜风微凉的脸颊,“我说过,不许和我说谢谢。”

  镜司怜笑,“……以后不会了。”

  百里镜司紫眸紧盯她会儿,拉紧肩上披风将她包紧在怀中,带着她飞身进入林间。

  靠在熟悉的胸膛中,镜司怜握紧手中银鞭,听着熟悉的心跳,思绪有些远离。

  待到回神时,已是在摄政王府月弦阁浴房内。

  暖暖雾气中,镜司怜坐在池中。

  靠着背后百里镜司胸膛,感受着池水的温度,久久未开口。

  她未开口,百里镜司亦是未开口,静静的抱着她。

  直到沐浴好,回了房内,坐在床上,镜司怜看着帮她擦发的百里镜司。

  “……你在生气?”

  百里镜司轻轻擦拭她的长发,垂眸看她,好一会儿,待到将她法擦干,放下毛巾。

  轻捏她下颚,指腹摩挲她沐浴后粉红的脸颊,“为何甩开暗卫?”

  镜司怜看他会儿,“……我想一个人去看看。”

  百里镜司,“为何?”

  镜司怜,“……一个人的话,他们现身的可能性会大些。”

  百里镜司静静的看她,“只是如此?”

  镜司怜,“……”

  看着那紫眸,稍稍转开些视线。

  “……嗯。”

  百里镜司眸色见深,静静看她良久,捏着她下颚的大手将她脸稍稍转过,让她双眸对上他的。

  “我说过,在我面前,不用顾忌任何事。”

  镜司怜试着再转开视线,百里镜司却是不允许,手稍用力,让她直视她。

  镜司怜咬了咬唇,百里镜司拇指轻蹭她唇,阻止她动作。

  镜司怜无法,视线只能直直对上他紫眸。

  良久,缓缓道,“我有种怪怪的感觉。”

  百里镜司手臂稍稍环紧她腰,“什么?”

  镜司怜,“……你不会骗我的是吧?”

  百里镜司紫眸一动,“……为何一再这样问?”

  镜司怜沉默良久。

  “我只是,怕。”

  百里镜司看她好一会儿,将她眼中的不安看进眼底,将她抱紧。

  “我不会伤害你,信我。”

  镜司怜微皱眉,咬了下唇,伸手轻轻回抱他,“嗯。”

  次日早朝,因为太傅一事,早朝气氛异常低沉。

  司马莲隐于帘后,“皇儿,哀家觉得,太傅怕是已凶多吉少了。皇儿还是赶紧定下太傅丧期,让他早日入土为安吧!”

  镜司怜侧眼看她,“母后为何会如此想?连老师的尸首都是还未寻到,母后觉得,本宫该如何让老师入土为安?”

  司马莲道,“哀家听光矢表弟所说,那山谷间常有野兽出没,怕是太傅这尸首……”

  镜司怜冷勾唇,“这是母后所想?”

  司马莲一楞,“皇儿!哀家当然也想太傅呢个平安无事!但是……”

  “但是什么?”

  镜司怜打断她,冷道,“未找到尸首,本宫便绝不会放弃。本宫深信,老师会没事,希望,母后也能如此想。”

  司马莲咬牙,眸色一阵阴冷,“当然,哀家心里肯定也是这样想的。”

  镜司怜,“那便好。”

  朝后,御书房内。

  胡公公看着镜司怜沉着神色,皱着眉处理奏折,在一旁看的担心。

  “殿下,老奴相信太傅大人吉人自有天相,一定会没事的。”

  镜司怜转眼看他,“胡公公放心,本宫没事。”

  外方传报,巫马光矢求见。

  镜司怜缓缓眯了下眼,看下胡公公。

  胡公公颔首,步出御书房。

  不削一会儿便是领着巫马光矢缓缓又进门。

  巫马光矢眯着视线看正埋首处理奏折的镜司怜,抱拳,“臣参见殿下。”

  镜司怜未抬头,“免礼吧。说结果。”

  巫马光矢道,“回禀殿下,崖底几乎搜遍,未发现太傅身影。”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公主在上:摄政王,私奔吧!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至尊重生只为原作者微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微暖并收藏公主在上:摄政王,私奔吧!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