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长欢顿了片刻,直迎容玥的目光,微微勾起唇角,一派平静:“听说,公主曾在西北野坟山打过一仗,救过一个小兵。https://

  后来那小兵离开了,却一直记着公主的话。

  不知公主还记不记得,那个时候,您说了什么?”

  林墨一怔,这顾大人问的是什么东西,也太没得牌面。

  谁人不知玥公主英勇无畏,战无不胜,所向披靡,乃是战事奇才。

  而经她手救下的小兵必定是不说上万也有几千,哪儿能记得那么清楚。

  难道……顾大人是公主哪个死对头派来……专来恶心公主的?

  不对啊,按顾大人的身份,理应不至于此啊。

  不像林墨内心这般丰富的,容玥倒是好生回想了。

  野坟山……

  那一战也很危急,她记得她是大意了,被引入埋伏,最后只身一人被围山中。

  那日的雨下的很大,整个天色乌蒙蒙的。

  她躲在山洞里,整个人都被雨水打湿,冷意入骨……

  山洞不是很隐蔽,四处透风,但唯有藏入其中,才可躲避片刻。

  容玥冷的瑟瑟发抖,牙齿也不住地战栗着。

  但最终她还是被发现了,临安国的探子把浓烟引进山洞,逼得她不得不出来。

  雨中厮杀,她眼里全是鲜血。

  到最后,她已经对砍到身上的兵刃毫无感觉,只知道麻木的杀……再杀……

  不是你死,便是我亡。

  血肉撕裂的声音灌进耳中……

  雨那么大,风声很响。

  她以为就要死在那儿了。

  容玥有很多次这样的经历,被围杀,被堵截,被暗下毒手……

  可她从来没有过那样近乎产生了幻觉。

  她似乎看见了死后的光景。

  眼睛里不再是漫天血雨,而是金色的阳光下,嬷嬷,还有哥哥。

  他们都在她身前,向她招手。

  然后把她揽入怀中,问她为什么眼圈红红的,是不是又想吃桂花糕……

  哥哥和嬷嬷都安慰她:“阿玥不难受,哥哥在,嬷嬷也在。”

  嗯,很安然,很好。

  她是被人摇醒的。

  她记得,这人是顾家派到军营的暗哨,他叫顾桀。

  顾桀勉力一笑,问她:“将军可有哪里不适?”

  哎——

  他这么一提醒,她倒是把所有感官全收回来了。

  全身上下就像被剁成肉渣一样……痛死我了!

  容玥心里哀嚎。

  痛死我得了。

  就在她心里重复了第三十二遍的时候,顾桀轻手为她把脉。

  估计眼睛肿了,都看不清人。

  现在这副模样……一定丑极。

  容玥已经痛到只能靠胡思乱想来转移自己的注意力了。

  嘿,这小子,做暗哨是不是可惜了。

  皮相真好。

  神思飘的太远,都飘到京都那一串流言去了。

  反正也传开了,怎么说,要是不乘机赚一赚,怎么对得起那些飞上天的唾沫。

  倒是想真收几个长的好看的侍卫。

  顾桀已经冒出冷汗,他收回去的手有些颤抖,一双美目是看她又不太敢看她。

  干什么呀我都要痛死了——

  顾桀终道:“将军……您的脉搏有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棋局博弈天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至尊重生只为原作者甜甜的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甜甜的粉并收藏棋局博弈天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