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蝶恍惚之间有一种错觉,此时的安林比自己更像特工。https://

  现在想想还真是可笑,自己居然被这帮流氓地痞威胁,曾经的王牌特工看来也该摘掉头衔了。

  因为在意,选择了放弃反抗;因为在意,放下了冷血的面纱;因为在意,面带微笑的温柔以待。

  当安林不顾那些老人的安危,选择和这些流氓地痞硬怼的时候,花蝶的心中是多么的愤怒。

  然而,身在局中,花蝶又如何看见整个棋盘。

  安林却是看出,比起这些老人,那些年轻人更害怕死亡。

  其实安林也是在赌,有些事情,被动选择就等于放弃,与其放弃还不如轰轰烈烈的干一场。

  当然,这是建立在一定实力的基础上,如果是一个月前的自己断然不会有这么硬气,估计看见这么多枪口对准自己,立马就怂了。

  “长官,我们要如何处置这胖子。”瘦猴小心翼翼的问道。

  安林虽然和军方一毛钱的关系都没有,但话都已经放出去了,索性就要将戏演到底。

  “这个,自然要带回去,交给军方处置,居然敢威胁人名群众,这可是大罪。”

  安林其实是想直接将这光头男扔下的,但想了想,自己现在扮演的可是官方人物,于情于理都要走正规渠道。

  “长官,刚才这胖子可是想要大家伙的命,这样的败类跟着队伍一定很不安全,不如我们找个地方悄悄地…”瘦猴放低声音,在脖颈处摆了摆手。

  我去,够狠,这人一脸猥琐,没想到还如此心狠手辣,刚才还在称兄道弟,现在却要背后捅刀子。

  瘦猴估计是怕光头男活着离开这里找自己报仇,想要就地解决了。

  说实话,安林最讨厌的就是如瘦猴这种变化无常的人,但其提议不禁让安林有些意动,自己可是彻底得罪了这家伙。

  看了看光头男,安林不禁摇头,这光头男手断了一只,脚也被打残了一只,要在这种环境中活下去估计有些困难。

  “长官,恕我冒昧的问一句,你什么时候通知军队来救我们啊?”一个牛仔装的青涩男子满怀希望的凑过来。

  “额,这个啊,快了,我相信军队很快就会到来。”安林虽然内心有些尴尬,但还是面不改色的说道。

  “猴哥,实验室储备已经用完了。”安林正想着要如何将这些人救出去,一个年轻小伙急忙跑来。

  “怎么搞的,早上不是说还能够大家伙用两天吗?”

  瘦猴面色一变,随即环视了周围一圈,这么多食物怎么可能没有一点征兆就消失了。

  “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本来是有的,但现在没有了。”

  年轻小伙苦着脸,随后想起了什么,连忙说道。

  “而且我们在墙角发现了可疑之处。”

  小伙在前面引路,安林也好奇的跟了上去。

  “我们在这里发现了可疑的洞穴。”小伙带着大家来到墙角。

  地面上出现一个拳头大小的孔洞,深入地下一尺左右就开始弯折,洞口全是被丢弃的塑料袋。

  “这里怎么会有洞?”花蝶走上前来。

  “难道不是实验室原有的洞?”

  安林也凑了过去,这地面可是一尺厚的花岗岩。

  “实验室的通风口在房顶,除此之外就只有下水道,根本就没有其他孔洞。”花蝶冰冷的眼神不禁露出一丝寒芒。

  “可是,又有什么东西能在众人神不知鬼不觉的情况下造成这么大的洞。”现在已经很明显了,食物就是从这个洞口消失的。

  众人一句没一句的讨论着食物失踪的事,掩饰不住内心的恐惧。

  而此时,安林却是愁眉苦脸,这军官的身份可是冒充的,根本就没有什么军队要来。

  现在,食物突然间就没有了,是要逼大家离开这里啊。

  也怪对面都是些平民老百姓,如果遇到个真正懂行的,安林这军官早就露馅了。

  自己与方莹几人完全有能力将那昏迷的教授带走,但这里偏偏还有这么多普通人,如果一次性带走,到时候遇到大规模的变异者根本就来不及施救,何况还有这么多老弱病残,必定会减缓行进速度。

  最好的办法就是先走一批人,回去搬救兵来,但这突兀出现的孔洞隐隐让人觉得不安,指不定中途出现什么幺蛾子。

  事情变的十分棘手啊,安林眼神微眯。

  “你打算怎么做?”方莹若无其事的来到安林身前。

  经过短暂的震惊之后,几人终于接受了安林还活着的事实。

  虽然知道安林的身份,但几人还是配合着安林演下去,毕竟现在的安林可是“军官”,那些小混混也都以安林马首是瞻。

  “兵分两路,一路先将教授送回基地,毕竟教授的情况不容乐观,另一路负责稳住这些人的情绪,也兼保护这些人。”

  可能连葛雨也不会想到,本来是给几人安排的象征性任务,居然会出现如此大的凶险。

  “那我们要如何分配?”方莹皱眉。

  “我是必须留在这里的。”安林扫视了一遍周围,见不少人看向自己的目光仿佛看到了希望,没办法,自己种下的因,这果还得自己吞下去。

  “你们其余人全部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道法制造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至尊重生只为原作者夜常笑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夜常笑梦并收藏道法制造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