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太后依旧在练刀织布,日子就像是水般的流淌,不动声色,不动心,不动气。

  “娘娘,那沈安悬赏两万贯,要北边的消息。”

  任守忠的眼睛都红了。

  那个沈安又砸钱了啊!

  一砸就是两万贯。

  两万贯能干啥?

  两万贯能让你成为汴梁富豪。

  可一个大宋富豪就这么被沈安扔了出来,只是为了一个含含糊糊的北方消息。

  曹太后没回头,手上的动作依旧,“好。”

  任守忠知道,这时候太后说的话越少,心中就越感激。

  若是太后一堆感谢的话,那就是客套,大伙儿该干嘛就干嘛去。

  所以……

  任守忠又纠结了。

  以后沈安和某再次发生冲突,娘娘会偏向谁?

  ……

  榆林巷马上就热闹了起来,外面摆的流水席来人就吃,街坊们在盯着,发现泼皮来厮混就赶出去,但却没发现乞丐。

  “沈郡公捐了不少给那些地方,乞丐们都受益不少,所以不肯来呢!”

  肚饿起奸心,但只要不死,终究还是人。

  易子相食不会发生在汴梁,不会发生在现在。

  往北方行商的商人不少,此刻正好在汴梁的都来了沈家。

  “……中京城的消息?”

  “这个某不知,惭愧。”

  “那吃了再走。”

  “无功不受禄,沈郡公的好意心领。”

  “那就留一个姓名,回头给我家郎君。”

  “如此……好。”

  大伙儿都想给大宋财神留个印象,所以记录名字的册子越写越多。

  “中京城……某知道。”

  一个商人被带到了沈安那里。

  “坐。”

  “沈郡公之前,哪有小人的座啊!”

  这人看向沈安的目光,大抵就像是后世的粉丝见到了偶像。

  “沈郡公您这几年就弄下了偌大的家业,那些生意每一桩都是能富可敌国的买卖……”

  沈安见他神色激动,心中不禁叹息,觉得盛名累人。

  “那个……”

  他微笑了一下,商人赶紧回归正题。

  “某是在榆州那里……那个……走私。”

  榆州就在中京城的边上。

  宋辽两国目前断了岁币,但很奇怪的是榷场却依旧存在。

  但榷场多多少少也被影响了些,于是走私商人就派上用场了。

  商人指着皇城方向,一脸正色的道:“辽人是大敌,某万万不会资敌。”

  朝中默许了一些物资出境,但物资必须经过审查。对此大宋有一份贸易清单,但凡在清单上的,一律不许出境。

  是的,你没看错,在这个时代,大宋就已经学会了挥舞贸易大棒,动辄禁榷,比如说西夏,那个倒霉催的地方,自从大宋禁榷之后,国内的经济就没法说了。

  西夏产盐,可大宋禁榷之后,他们的盐巴只能囤在家里,却换不来大宋的钱粮商品。

  禁榷只是一种手段,比较刚硬。而另一种手段就是贸易清单。

  你若是惹恼了我,对不起,那份贸易清单上就会增加些商品名录,让你肉痛。

  大宋原先武力不彰,最厉害的手段就是贸易清单了,凡是上了这份清单的货物你就别想买到。

  “某在榆州刚交了货,就看到了骑兵冲出来,后来打听,说是前晚中京城内有人高呼什么……大宋国舅在此还是什么,辽军在追杀……”

  沈安握紧茶杯,把它想象成了曹佾,一把掐死。

  敢在中京城里亮招牌,你这胆儿真的够肥啊!

  也不怕耶律洪基抓到你,什么十大酷刑都给你来一道。

  沈安想了想,觉得用不着什么十大酷刑,只需拷打一番,估摸着老曹就认栽了。

  “后来小人不敢停留,急匆匆的就往回赶。”

  操蛋的曹佾!

  “那一路上可看到追击的骑兵?”

  沈安盯着商人问道。

  商人点头,“有,一直到边境了都有。”

  “多谢。”

  沈安起身拱手。

  “不敢不敢。”

  “来人。”

  “郎君。”

  沈安吩咐道:“两万贯,给这位郎君。”

  呃!

  商人的眼中猛地迸发出亮光,身体一个摇晃……

  “哎哎哎……”

  庄老实见他翻白眼,赶紧就扑了过来,可却晚了些。

  呯!

  沈安无奈的道:“这也晕?”

  商人是真晕了,陈洛来了之后,只是检查了一下,一脸欢喜的道:“郎君放心,小毛病。”

  沈家人喜欢锻炼,很少生病,所以没有陈洛的用武之地。今日见到病人,陈洛就像是久旱逢甘露的禾苗,欢喜的颤抖。

  他伸手在商人的鼻下那里用力一掐……

  “嗷……”

  一声惨叫后,商人醒来了,第一反应就是:“好臭……”

  陈洛下手狠了些,商人的鼻下皮肤都破了。

  “急了些。”陈洛干笑道:“刚才在茅房,听到救人就来不及……就冲了过来。”

  “滚!”

  沈安都恶心了。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北宋大丈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至尊重生只为原作者迪巴拉爵士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迪巴拉爵士并收藏北宋大丈夫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