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仙问道本就苦无门路,锦官也是在无意间遇到诸葛昂才有了点门道,跟着他学了几招,只是诸葛昂抠门得很,每次都必须以酒相换,而且每次从不多言,别提多吝啬了。

  看着诸葛昂飞身而去的背影,锦官有些丧气地垂下头,牵着自己的马转身便要走,嘴里还嘀咕着:“真小气,我就不信诺大个长清山我找不到什么仙草仙果!”

  然长清山并非仙门福地,自然无甚奇珍异果,锦官在山中找了一路,一无所获,只能悻悻而归。

  回到自己的青禾殿已经接近子时,值夜的两名内官正坐在台阶上打瞌睡,锦官生性洒脱,并不在乎宫里那些虚礼,对殿中的人更是宽容之极,所以并未叫醒二人。

  他轻手轻脚地从他们身边走过,没想到进了殿门,迎头就撞上了等候他多时的宋元。虽说在品级上,锦官是主子,但在宋元面前,他还是得稍稍收敛才是。

  缘何?

  因为宋元乃是羲皇特别安排在锦官身边的人,名义上说是贴身侍从,实际上是个“奸细”。宋元会把他的一举一动都如实告知羲皇,而且会加上一番修饰。

  譬如,他去歌坊听个曲,传到羲皇耳中就成了“他去歌坊找了个姑娘”;

  又譬如,他去酒馆喝个酒,传到羲皇耳中也会成了“他去酒馆找了个姑娘”;

  甚至,他去河边钓个鱼,传到羲皇耳中也会成了“他去河边见了个姑娘”;

  ……

  所以,今晚他子时才回宫,传到羲皇耳中可能回成了“他在外面睡了个姑娘”吧!

  想想,就觉得后怕。

  他堂堂大羲朝十六皇子,怎么在宋元眼中就是个无恶不作的“大流氓”呢?

  锦官细细自省一番,觉着自个儿虽然平日嬉闹惯了,但出格之事,着实是一件也没做过。稍稍落人话柄的事,不过就是在街上遛遛狗斗斗鸡,偶尔赌坊小赌怡情一下。至于那些听曲儿喝酒之事,也是实实在在的、单纯的听曲儿喝酒,从来没有做出过逾越之举来。

  没办法,许是自己太过英俊,眉眼之间自带桃花,才让宋元那小子觉得自个儿是个好色之徒!但转念一想,宋元那小子样貌同样是顶尖儿的,怎么他自己就不觉得自己“浪”呢?

  锦官心里一时之间想了些乱七八糟的,良久也没有抬头直视宋元,直到宋元开口说话,才将他的思绪给拉了回来。

  “殿下去哪儿了?”平和的语气,却让锦官后背一凉。

  抬头,和宋元锐利的眼神相交那一刻,锦官垂在身侧的手紧紧拽住了衣角,强装镇定笑道:“听说城东头开了家新饭馆,我去试试味道如何,下次我带你去啊!”

  “城东在右边,你往左边,殿下莫非是在当我傻?”宋元双手负立,身姿笔挺,嘴角憋出一个意味深长的笑意来,然后凑近锦官的脸,“殿下莫不是又去哪儿见了个姑娘?”

  宋元啊宋元,好歹你也是饱读诗书且武艺高超的世家子弟,怎么脑子里面想的尽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花朝锦官君莫知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至尊重生只为原作者左侧身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左侧身影并收藏花朝锦官君莫知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