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此时,骑射结束后正在休息喝茶的锦官猝不及防打了一个喷嚏,茶水直直地喷在了对面八殿下锦成的脸上。

  “哈哈哈哈……”锦宇笑不可遏,“莫不是皇城哪家歌坊的姑娘又在背后说十六弟弟了,这喷嚏打得,恐怕说的不是什么好话吧!”

  八殿下擦了擦脸上茶水,并未生气,“十六这性子,能让别人说出几句夸来,那就奇了!”

  “八哥,你这话可就揶揄我了!”锦官不以为意,“虽说我性子差了些,可除了性子,哪样不是拔尖的?你倒是说说,她们有什么可说的?”

  “可就是你这性子差了些,所以别人评价你的时候,总是会用‘虽然……但是……’这样的句式。”锦宇笑道。

  “这有什么含义吗?”

  “你可知道,‘虽然……’后面是什么都是些不重要的,‘但是……’后面的才是重要的。”锦宇继续解释,“所以,就算你其他方面以臻完美,但只要有一点不好,就会像一颗老鼠屎打坏一锅汤一样,你懂了吗?”

  锦官点点头,又摇摇头,“有些懂,又有些不懂,不过听九哥的意思,好像皇城的人,对我的评价普遍不太友好啊!”

  “岂止是不友好,简直就是丑名远播啊!”锦宇还未来得及回答,锦官身旁的贴身侍从宋元就开始了长篇阔论。

  “话说,坊间传闻,十六殿下流连烟花之地,把好几个姑娘的肚子给弄大了,最后却仗着自己有权有势,不想负责,被送‘渣男’名号!

  又有人说,那几个姑娘不是什么烟花之地出身,却是城中世家小姐,那几家家主知晓后怒不可遏,差点要报官,后来听说十六殿下许了日后收了她们做妃子,才平息了骚乱。

  还有人说呀,十六殿下残暴无比,经常在外面吃饭喝酒不给钱,弄得城里人见了他都避犹不及……”

  若是旁人这般说他,可能会以为是在夸大其词,但宋元说得一本正经,一点不像胡编乱凑,再加上宋元本身的身份,就有了绝对的信服力。

  缘何?

  因为他乃是大羲朝国公宋远志之子,不仅学识渊博,而且为人刚直不阿,所以他口中说的话,拥有绝对的可靠性。

  “你这都说的些啥,本殿下怎么没有一件事儿有印象?”锦官觉得委屈,“百姓这张嘴,怎么竟说些谣言出来诋毁本殿下的名声呢?我明明啥都没做啊!”锦官气愤不平,“啥都没做,却在别人口中啥都做了,这莫不是很很吃亏?要不我干脆啥都去做做?这样才对得起他们对我的美誉是吧?”

  “你呀,就知道贫吧!”八殿下锦成抿了一口茶,“这般不正经,以后怕是连老婆都娶不到了!”

  “呵!”锦官不以为意,“虽说我名声差,但皇城里喜欢我的姑娘多了去了,我还会害怕这个?八哥你也太看不起人了!”

  “她们那是喜欢你这个人吗?谁不是看重你的身份地位啊!傻小子!”锦宇翻了个白眼,摇着头,然后拿了一块茶点送入口中。

  “你俩就知道挤兑我,不和你们说了!晚上我还有约,我先回去了!”被这俩人气得有些郁闷,锦官急急忙忙便要走,临走前还不忘自己俩个哥哥做了个鬼脸。这般行径,倒也对得起他十七岁少不更事的年纪。

  看着锦官策马急奔的背影,俩哥哥相视一笑,倒是非常默契地说了句:“随他去吧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花朝锦官君莫知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至尊重生只为原作者左侧身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左侧身影并收藏花朝锦官君莫知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