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与不信,已然不重要了。

  沈朗看着眼前这个并非同类的少女,见她衣衫素雅,虽因奔波有了尘土,但依然掩盖不住她有别常人的干净和纯粹。

  虽然清灵也未曾踏足凡尘俗世,但因从小饱受芒村动乱之苦,眉眼之间自然多了几缕忧愁,不似眼前这个女子一般洒脱肆意。

  更何况,他和陆夫人一样也能看出,她本体乃是一株修炼数百年的虞美人。所以,此等灵物所说之言,他有何不信之理。

  于是他拱手礼道“在下信!”遂又问道“姑娘可否言明解惑之术?”

  得到信任,花朝有些小小的得意,毕竟这一路走来,自己不是被瘴气所伤就是被树木砸腿的,一路上有半数时间都是昏迷不醒的,好不容易有了自己的用武之地,她自然欣喜万分。

  于是她咳了一声,清了清嗓子,脑子里面仔细回忆起山茶爷爷曾经讲过的关于曼陀罗的故事,一边回忆一边给他们说道“处子之血,童子之尿,流泉之水,至纯之物,混合而成,方可解惑。”

  “这配方,听着怎么那么像皇城里那些招摇撞骗的道士们卖的狗皮膏药啊!”锦官听罢,深表怀疑,一脸不可置信。

  “你懂个屁!”见锦官怀疑,花朝气冲冲地解释道“剧毒的曼陀罗大多生于幽暗之地,正是因为环境使然,才会汲取毒气而生,唯有至纯之物,才能它的净化毒气!臭小子,长见识了吧!”

  被花朝逼得后仰着身子的锦官嬉笑着用手撑住她的身子,免得她一会一个重心不稳压在自己身上,他“呵呵”笑了两声,因为用力,脸部都已经皱在了一起,吃力地回道“你能先起身吗?”

  洞中几人看着二人此时的姿势,眨巴着眼睛像是看热闹一样。

  朽兮说道“你还说他俩没问题?”

  宋元回道“我觉得没问题,你觉得有问题?”

  朽兮再道“我觉得问题大了!”

  宋元反问“怎么说?”

  朽兮再道“你家殿下的腰……”

  宋元笑道“挺好!”

  朽兮干笑两声“……”

  花朝来回看了彼此的身体,有些尴尬,本想起身,却发现自己好像缺一个支撑点,无法,锦官只能用力一挺,将二人的身体给艰难摆正。

  二人相视一眼,忽而又避开眼神,手足无措地看向别处。

  沈朗仍在琢磨着花朝所说的解惑之术,良久之后,忽然开口,“花朝姑娘所言,不妨一试!”

  听到这话,花朝更是欣喜万分。

  毕竟,这还是第一次有人这么郑重其事地相信她说的话,所以她赶紧走到沈朗跟前,抓住他的手使劲儿摇晃,高兴地像个二傻子一样笑着说道“感谢阁下的信任,本姑娘答应你,一定帮你解救你处于水火中的门徒们!”

  “不过,处子之血、童子之尿、流泉之水,我们现下要去何处寻?”锦官不解地问道,同时看向沈朗,等待着一个可以让他放心的回答。

  此时,沉默良久的陆夫人难得开了口,说道“清灵和庆哥儿二人便可满足前两个条件,但流泉之水,并不好寻……”

  “为何?”锦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花朝锦官君莫知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至尊重生只为原作者左侧身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左侧身影并收藏花朝锦官君莫知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