彼时洞外日头正盛,偶有几片落叶悠然飘落,落在了洞内那些奇花异草之上,四人面面相觑,一致点头,对朽兮这一提议给予了充分的认可。

  说时迟那时快,四人说走就走,绝对不含糊。

  锦官率先走在前面,端的是自在从容,大步一迈,手臂一甩,一副纨绔之子标准做派。

  宋元紧跟其后,端的是世家公子的沉着稳重,双手负在身后,眼神坚毅,步调平稳有力,气度着实不凡。

  唯有花朝和朽兮二人,跟着这两人身后,互相推攘着,一路嬉闹不停,像两个没长大的孩童一般,你一言我一言说着属于少女之间的玩笑话。

  行至洞口,眼见着就要出去了,却突然被身后远远的呼声给叫停住了脚步,四人回头,见庆哥儿飞快朝着他们这边奔来,等到他来到他们跟前时,早已喘得上气不接下气。

  “诸位……”他理一理呼吸,继续道“留步……”

  “何事?”锦官越过庆哥儿看过去,发现后面竟然跟了一批人来,这些人他昨晚刚来时见过,都是百会门残存的门徒。

  如此阵仗,难不成是不想自己离开?想到这里,锦官左右看了花朝他们几眼,从他们的眼神示意中可以看出,四人心中所担心的皆差不多,不由地有些踌躇起来。

  庆哥儿还在喘着气,喘气的间隙,沈朗带着陆夫人他们已经来到了锦官他们跟前。他上前行了一礼,随后面色凝重,似乎有话要说。

  锦官遂问道“前辈有何事要嘱咐我四人吗?”

  “实不相瞒,在下有一不情之请!”

  不情之请?尘世之间,不情之请大多是客套的话,所请之事从来都不是轻易能够办到的,眼下这沈朗说出“不情之请”来,锦官心里咯噔一下,脸色越来越沉重起来。但明面上,还是要礼貌问道“前辈请讲!”

  沈朗再行一礼,微曲身体,久久未抬起来,他语气诚恳地说道“恳请各位,将清灵一并带去天渊阁!”

  “哈?”众人异口同声,皆是一脸惊诧。

  这一路走来,从皇城开始,先是带了个宋元,后是带了个朽兮,现在又要带个姑娘。锦官就算有心,也实在有些力不从心,毕竟从这一路上他们所经历的事情来看,人多未必是个好事儿。而且,还是带个女子,就更加好坏未知了。

  再则,他带这么多女子在一路,到时别人还以为他带了个后宫去学艺呢,那自己这“渣男”名号,怕是又得在天渊阁弄得人尽皆知了。

  于是乎,他拱手回了一礼,问道“前辈这是何故?”

  沈朗直起身来,“陆兄的典籍无人能参透,唯有仙门天渊阁中人才能知晓修习之术,毕竟陆静山此前也曾在天渊修习过,所以我众人商议之后,决定让清灵去天渊阁。”

  “可进天渊阁并不是说进就进的,必须……”

  “我知道,但我相信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花朝锦官君莫知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至尊重生只为原作者左侧身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左侧身影并收藏花朝锦官君莫知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