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洞之后,沈朗便一个用力朝着左镇的后脑勺一击,将他打晕过去,然后在洞中找到一根绳索,将他捆得死死的,然后从怀中掏出一粒药丸,掰开左镇的嘴给他服下后,将人随意扔在了一旁。

  洞中漆黑,沈朗用火石点燃了洞中石柱上的蜡烛,火光照明之下,陆夫人才看清洞中的陈设。

  一方石床,一张矮凳,一口药池,别无其它。

  “此处是我的秘密之所,平日用来练功打坐,顺便也炼制一些药丸。这里虽然隐蔽,但左镇乃是魔道旁支影鬼派的护使,若失踪太久,影鬼派一定会派人搜查,所以此处不宜久留,休整休整,我们赶紧离开芒村吧!”沈朗说着,抬眼看向陆夫人,眼神之中满是抱歉。

  陆夫人对他此次行动困惑不已,但见他神色如此,心中的怒气稍稍减弱几分,遂问道“你如此费心救我们,究竟是为什么?”

  沈朗叹气一声,说道“事已至此,我也不便再瞒着你了。当年归属魔道,实乃无奈之举,若不这样,百会门恐怕早已无人存在,你我二人,恐怕也早已成了一抔黄土随陆兄去了。”

  原来,十二年前,魔道影鬼一派在幽冥道大小山头为非作歹,占山为王,许多山头都被魔道歹人占据,其中百会门所在的百花谷也难幸免。当时,沈朗是时任门主,在魔道之人的威逼之下,为保全百会门仅存的数百门徒,假意归顺。

  其后,为表忠心,修习医道禁术和影鬼派邪术,练将死之人,操无识之士,跟着魔道中人一起做了些违背自己良心的坏事儿。而他所做一切,为的不过是一个“留得青山在”的愿景罢了。

  这么多年来,他虽然明面上表现出一副无恶不作的模样,但实际上,他一直在研究如何破解曼陀罗的蛊惑,想要解救被魔道邪术控制的百会门徒。但苦于自己能力有限,一直未能成功。

  而他如此执着于清灵的原因,也是因为想要借助医圣之女的灵力,来研究新的方法。

  “既然如此,你为何只字不提?”

  以前,陆夫人只记得,清灵成年以后,沈朗每一次前来要人的时候,都不是一副友好的模样。但现下听了沈朗的解释,她仔细回忆这几年,也记起了一些从前忽视掉的细节。似乎,每一次因为冲突要伤害到清灵的时候,他都会识趣地离去。

  所以每一次,清灵都是以死相抗,才没能让沈朗得手过。

  这样想来,沈朗或许打从一开始,就没想过要伤害他们,就连庆哥儿这个自己捡来的娃娃,也从未像对待其他村民那样过分过。

  事到如今,沈朗已经无法再瞒着陆夫人他们了,摇头叹气一声,抬着头看向洞外,脑海中闪过了一些百会门从前的画面,不由地有些伤感起来。

  他缓慢开口,像是带着莫大的勇气,翻开他深埋心底,不可言说的秘密。

  “魔道爪牙众多,我的一举一动,都逃不过暗处隐藏之人的监控,无奈之下,我每一次只能偷偷行动。为了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花朝锦官君莫知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至尊重生只为原作者左侧身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左侧身影并收藏花朝锦官君莫知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