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空中俯瞰,老鳖山云蒸霞蔚,雾气萦绕,恍若仙境。

  但身在其中才发现,这座山若真如它的名字一样,苍老而透着古怪。

  比起小官山的阴冷和莫岱山的险峻,老鳖山可以用复杂多变来形容。这山中地势神秘莫测,一会儿是陡峭的山峰,一会儿是泥泞的沼泽,一会又是荆棘丛生的山林,几乎没有一处可以用来歇脚的地方。

  而且,山中时有飞禽走兽出没,冷不丁搞个突袭,有时吓得花朝猛然一抖,直往锦官的怀里窜。

  锦官这方,倒是十分享受被花朝这般依赖,只是每次虚惊之后,二人都是面面相觑,尴尬得要紧,于是又猛然拉开老长的距离,面上还要装出个互相瞧不上的傲气。

  另外几人对二人之间这种相处,已是见怪不怪,习以为常。

  一开始,朽兮还会时不时玩笑几句,后来习惯了,就跟看两个猴子耍猴戏一样,连眼都懒得瞟一下,自顾自地走着自己的路。

  不过,老鳖山虽然地势复杂,但除了环境,并未出现什么拦路之人。

  “看来这魔道的人也是个怕麻烦的主儿,晓得这老鳖山的情况,都不屑在此处安营扎寨的。”好不容通过一处沼泽,锦官双手抱在脑后,难得有时间发发牢骚。他望了望前路,浓得散不去的雾气挡住了前方的景致,五米开外不辨方向,他叹了口气,“也不知道这山什么时候能出去,咱们都走了有一天了吧!”

  不过,山中不透日光,他们根本不了解自己到底走了多久,但从腿部的疼痛和不适来看,这一路下来花费的时间不会太短。

  而前路还有多久,他们心中也未能有个肯定的答案,他们只知道,过了老鳖山,前面还有三座山,便能到达天渊山,而距离天渊阁招新,还有二十余日。若是不出意外,他们的时间倒是十分充裕,若是前路遇上什么意外,可就不好说了。

  一路走来,几人都有些力不从心,锦官便发话就地休整。于是宋元生了火,将临行时陆夫人让他们带上的干粮拿出来分给了大家。

  锦官将大饼穿在一根木棍上,放在火上稍微烤了几下,见着花朝的大嘴已经快要咬下去的那一刻,飞速将她手里的饼给抢了去,然后将烤制后的饼递到她眼前,没好气地说了句“给你!”

  花朝欣喜地接过锦官递过来的饼,咬了下去。

  锦官摇头,取笑道“你是饿死鬼投胎的吗?慢点吃!”

  “虽然这大饼比不过皇宫里御膳房的食物,但在这样的环境之下,花朝姑娘却吃出了难得的美味!”一旁的宋元面不改色地说着,然后将烤制好的另一块大饼递给了锦官,“殿下,请用。”

  接过宋元递过来的饼,锦官掰下来一块送入口中,却只觉得寡淡异常,实在不理解为何花朝还能吃得那般香。许是太饿了吧!

  因为吃得有些急,花朝不小心又被呛到了喉咙,猛地咳了起来,锦官见状,赶紧解下腰间的水壶递了过去,眼神之中满是关切。关切之后,连自己都疑惑为何自己这么主动。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花朝锦官君莫知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至尊重生只为原作者左侧身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左侧身影并收藏花朝锦官君莫知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