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为何,看着花朝那一脸的欣喜,锦官就觉得,先前心里面某个揪得发紧的地方一下子就放松了一下,整个因为紧张的身体也瞬间得到舒展,嘴角处不自觉就跃上了一抹释然的笑意。

  他伸手刮了一下花朝那小巧的鼻子,咧嘴一笑,“傻瓜!”

  被这突然的举动弄得微微一愣,花朝盯着锦官那张带着莫名笑意的脸,内心却思绪万千,冒出了各种各样奇奇怪怪的念头:这臭小子莫不是疯了吧?糟了,不知为何,现在看他的笑,总觉得瘆人得很!不过,仔细瞧瞧,他笑起来的模样,可真好看……呸呸呸,想什么呢!

  花朝用力摇晃着脑袋,将自己的思绪从这些奇奇怪怪的想法中拉了回来,然后冲着锦官囔道:“就你聪明?是,十六殿下天子骄子,我等下人,自是比不上!”

  被这突然而来的脾气怼得错愕了一下,锦官看着她撑着地面爬起来,望着她那瘦削的背影,又看了看一旁的宋元,神情之中满是疑惑。

  望着自己殿下这不解的神情,宋元叹了口气,摇着头,一言不发,倒是一旁的朽兮见状,忙上前挽住花朝的手,笑着问道:“你刚才说什么‘你们出来啦’是什么意思啊?”

  一听这话,锦官立马从地上弹跳起来,窜到朽兮跟前,“呵呵”干笑两下,言辞闪烁着道:“没什么!”然后使劲儿给花朝眨巴着双眼,又说道:“天色正好,我们不如赶紧继续赶路!”说着,眼神看向前方,伸出一手指着远处,囔道:“下一站,古崇山脉,听这名儿,指不准里面有什么可以果腹的飞禽走兽,我们要不要去抓几只来解解馋啊!”

  见眼前之人这般作态,花朝自然有所领会。那幻梦之境中所发生的事情,恐怕他是不想让人知道才这般别扭吧!不过,她只记得他打地鼠怪的事情,其他的事情她也不甚知晓,既然他不想让人知道,那她也不必多此一举,索性就应了他的期许,冲着朽兮摇了摇头,笑着说了句:“没什么,我做梦呢!奇怪得很,梦中竟然和臭小子关在了一起,所以刚才醒来才脱口而出那样一句话!”

  朽兮听罢,点头道:“原来如此啊!”神情并无异样,想必对花朝所言并无任何疑惑。

  锦官这边,听了花朝的话,不悦道:“和本殿下关在一起,那得是你的福分,你可别身在福中不知福啊!”

  “切……”花朝和朽兮几乎异口同声发出这样一声来,同时朝着天空翻了个白眼。

  一旁的宋元见着三人的情景,摇着头,叹了口气,却是一言不发。

  半响之后,他走上前去,漫不经心丢来一句:“你们还是别斗嘴了,我们还是赶紧赶路吧!”

  “对对对,赶路要紧!”锦官说着,走到宋元身旁,笑道:“走吧!”

  于是,一行人循着地图的路线,继续朝着幽冥道的第五座大山——古崇山脉赶去。

  根据地图所示,古崇山脉绵延数十里,其间无崇山峻林,单单就只是一条绵长的山脉,看上去倒是极易通过,只是不知道途中,会否会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花朝锦官君莫知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至尊重生只为原作者左侧身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左侧身影并收藏花朝锦官君莫知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