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殿下!”

  “臭小子!”

  宋元和花朝同时喊出声来,然后林中上空快速闪过几个人影后,锦官落在了他们跟前,带着一脸轻松的笑意,朝着左镇那边说道:“护使大人,你想知道什么,问我就好了!”

  “哦?”左镇饶有趣味儿地打量着他,嗅到他身上的灵气时,笑意越发明显。他记得眼前这个人,那晚在芒村的时候,他身上的灵气就比其余人要更浓一点,而且看他的模样,应该是这几人之中能够发号施令的存在。

  “护使大人不信?”见左镇脸上神色异样,锦官抓了抓后脑勺,仍旧一副轻松自在,貌似对周围这一圈黑袍加身的魔道中人不以为意,继续说道:“你们这么大一群人,是个人都知道打不过!我这个人,最会审时度势了,所以,只要你放过我们,我自然知而不言,如实告知!”

  “好啊!那你且先告诉我,沈朗那晚,将你们带去躲在了何处?”

  “不是什么好地方,就在芒村一个阴暗潮湿的山洞之中。”锦官如实回答。

  “然后呢?”

  “然后把你扔在了一个悬崖下边,然后我们就分开了!”

  “然后呢?”左镇追问,似乎有些不信。

  “既然都分开了,之后的事情,我便不得而知了!”锦官神情自若。

  “那我问你,他为何要救那妇人和那两个孩子?”这或许才是他最想知道的事情。

  锦官淡淡笑了一下,回道:“护使大人,想必你应该活了有个几百年,怎么就看不出……”脸上的笑意愈加明显,左镇的目光则紧紧锁定在他的脸上,见他欲言欲止,急问道:“看不出什么?”

  “唉……”锦官长叹一声,摇着头似在笑他,随即说道:“男女之间那点事,左护使活了这般岁数的人,难道未曾体验过?”

  左镇听了这话,心里左右不是滋味,半响才反应过来,锦官这话里面,似乎带着嘲讽,霎时怒气上涌,憋得脸部通红,但又不能发出火来让对方瞧了笑话,只能强压心中的怒气,喝道:“休想哄骗我!”

  见左镇不信,锦官摇头叹气继续说道:“护使大人若不信,可以问问当事人!”说着,手一指,指向左镇身后不远处。

  左镇迟疑着转过身,循着他手指的方向看过去,发现清灵正用一双怒目狠狠地瞪着自己,愈加不解起来,正当要回过头来追问锦官之际,就听得锦官的声音从身后传来:“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许。若不是情之所向,那沈朗何必冒那么大的险?”

  “所以这女子……”

  “不错!”就算左镇未能言明,锦官大抵也猜得到他想说的是什么,所以他顺着左镇的想法,直接给了他一份肯定的回答。只是,将沈朗和陆夫人强行凑作对,着实太过对不起已经去世的陆静山前辈了。但刚才时间紧迫,他实在想不出什么更好的说辞,便只能暂时委屈一下清灵了。

  左镇的目光直勾勾地盯着不远处的清灵,那眼神令人生厌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花朝锦官君莫知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至尊重生只为原作者左侧身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左侧身影并收藏花朝锦官君莫知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