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天黑羽散去之后,那群黑鸟在一瞬之间四散开去,伴随这一阵狂妄的笑声,一个熟悉的身影在黑鸟屏障之后显现了出来。

  见来人,锦官一行皆是错愕,异口同声道:“是你!”

  来人冷哼一声,颇为不屑:“不错,是我!”左镇走在前面,旁边多了位俊美异常的男子,身后一如以往是乌泱泱一批随从,只是这次他随带之人似乎与先前两次遇上时有所不同,这次的这一干人要更为精壮一些,身形也更加魁梧。

  见这阵仗,锦官和宋元互相示意一下,彼此之间心领神会,同时吼出:“跑!”话音一落,拉着花朝的手拔腿就要奔走起来,却不想左镇那批人,瞬间便移动在他们周围,再一次将他们团团围住。

  身后再次传来左镇的声音:“探路鸟的围攻不过是个前菜,接下来才是撑死你们的硬菜!小子,你我之间上次的恩怨,就在此处了结了吧!”

  左镇话毕,一声令起,“无欲,布阵!”

  一声令下,他身旁的绝美男子便缓慢抬起了一只手,看似不经意间,衣袖一挥,嘴里轻念着什么咒语。

  只见那批随从席地盘膝而坐,双手均置于双膝之上,瞳孔颜色变得浑浊不堪,大片眼白占据了眼眶,皆是一脸可怖的神色,与此同时,嘴里跟着念着和那男子一样的咒语。

  不明所以的锦官一行,对这魔道诡阵会出现的状况一头雾水,只能互相再靠紧一点,彼此之间有个心理安慰。

  只是,就算如此,也未能有所作用,在不断加强的咒语下,锦官他们觉得脑袋一片迷蒙,意识几乎不受自己的控制,慢慢的大脑变得一片空白,片刻便什么都不知晓了。

  见锦官一行人一一瘫软下去,左镇满意地笑道:“就让你在这囚魂之阵中尝尝痛不欲生,生不如死的折磨吧!”

  一旁的无欲却有些不满,“与其这样,不如直接了结了他们的性命,多痛快!”

  “那么轻易就杀了他们,也太便宜他们了,这样让他们受尽百般折磨而死,更得我心!”左镇说着,脸上那狡黠的笑意愈发明显了,一双瞪得浑圆的怒目中,满是得意。

  “既然这样,那我们便回了吧!”囚魂之阵虽说并非杀伤力十足的阵法,但入阵之人,免不了要受尽十重火之煎熬,九重冰之锤炼,一番下来,九死一生,生机渺茫,侥幸活着,也不过是个废人了。

  所以左镇,才放心地跟着无欲回了流光阁,饶有兴致地与他对酌几杯,同时聊了聊四大仙门之首的天渊阁招新一事。

  对天渊阁招新一事,无欲一向没什么兴趣,只是这一次,情况略微有些不同,他也难得有了一些关注。

  五百年前的仙魔大战,司辰天重创血厥,血厥魂飞魄散,而他自己也因灵力耗尽之时,被群魔围攻,虽力扛,终因体力不济而殒命于此。至此,仙魔两大统领之人,从此消亡。

  大战之时,魔道不敌四大仙门的联手攻击,又因林充与天渊阁的里应外合,最终落败。

  大战之后,仙门和魔道均元气大伤。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花朝锦官君莫知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至尊重生只为原作者左侧身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左侧身影并收藏花朝锦官君莫知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