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官他们走后,老者在茶几的茶杯下面,发现一纸留书:爷爷,习仙术乃我念之已久之事,此次天渊阁五百年一次的招新盛事,我不想错过。我随他们三人一起走了,待我学成归来,再报答您的养育之恩。勿念。

  看罢,老者摇头笑道:“这孩子,爷爷早看出你的心思了,不然,爷爷怎么会让你去接他们三人。爷爷是不放心你一个人去,才想着给你等来几个同伴,这一路,也才好互相有个照应。那三人瞧着不是有歪心之人,跟着他们,爷爷放心。”

  在朽兮的引路之下,三人很快便出了山。

  小官山山如其名,的确是座小山。

  但因山中被山神布下了迷阵,若非精懂七星八卦之人,难以通行。

  出了山,锦官朝着朽兮躬身抱拳,直言道:“多谢朽兮姑娘!”

  朽兮笑上眉梢,小手一摆,“客气!”踱步至三人跟前,笑容满面,却让人有些不寒而栗。

  “常言有云,来而不往非礼也,此次我帮了你们,你们是不是算是欠我个人情?”

  “朽兮姑娘和山神的恩情,在下谨记于心,他日若有需得着我们的地方,我们一定竭力而为!”锦官难得如此正经又礼数周到,这倒让一旁的宋元有些诧异。这要是在皇城,锦官一定会说,帮本殿下,这是你的福分,别不识抬举。旁人听了这话,大多不敢向他要求什么,瑟瑟就离了去。

  但这朽兮姑娘,似乎与常人不同,她还真就“不识抬举”地说道:“何须等日后,我现在就要。”

  她要什么?不会要本殿下在这给她当压山之婿吧!锦官心下一想,这可万万不可。

  而花朝则想,她不会也想要打她的主意吧!

  宋元则想,三人身无长物,无甚要紧的东西,唯一拿得出手的就是那本《锦官生活志》了,她不会是想要那个拿去平日看着消遣吧!

  三人各怀心思,瞪着眼睛盯着眼前这个一脸坏笑的少女。

  良久,锦官开口问道:“你……要何物?”

  “我要你们,”语气坚定,一字一句清晰果断,“带上我吧!”

  “哈?”

  三人异口同声,对朽兮这一要求感到震惊。

  原来,这朽兮,是想离家出走!

  山神好心交代朽兮送他们出山,若是他们就这样将他的孙女而拐跑了,传出去恐怕会为人所不齿。

  朽兮这般年纪的少女,锦官最是了解,无非是家里呆着无聊,总想出门瞧瞧,和皇城里的那些翻墙钻洞溜出来的女子一样到了叛逆期。对付这种年纪的少女,锦官最是招架不住,一想到每次和她们玩耍,都被传出一些乱七八糟的绯闻,他就头疼。

  于是他劝道:“前路凶险异常,为避免给朽兮姑娘带来危险,在下觉得,姑娘还是别跟着我们前去受累了!”

  “正因前路凶险,你们才需要我给你们排忧解难啊!我可是山神的孙女,人间之事虽懂得不多,山里的事情可比你们知道得清楚!”

  “虽然这个说辞很打动我们,但不好意思,在下真不能同意带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花朝锦官君莫知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至尊重生只为原作者左侧身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左侧身影并收藏花朝锦官君莫知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