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皇城内有些不太平,长清山的诡异传闻甚嚣尘上。

  早朝时分,百官个个神色凛然,所禀之事中,无一不涉及此事。

  羲皇因此很是头疼,以至对锦官一事都分身乏术,一心只想寻求高人来解决长清山的精怪。长清山就在皇城边上,若是出现异乱,那皇城恐怕凶多吉少。宫内尚有一仙器镇压,但城中百姓却无任何可以辟邪之物加身,一旦被精怪捉了去,十之**是不能活着回来。

  现下只是听闻城中接连失踪了十余人,未听说更严重的事情,但若是真的有异物出现,恐怕这十余人只是一个开端而已,后面会发生什么,尚不可知。

  下了早朝,羲皇独自一人来了皇宫深处一处隐蔽的林子中,穿过茂密的竹林,一座不起眼的小殿如同瀚海之中的一处绿洲一般坐落在深处。

  羲皇行至殿门,推开陈旧的殿门。

  一道蓝色的光芒从中散发出来,那光芒有些刺眼,羲皇用手遮了遮,缓慢靠近那个散发光芒的,已经锈迹斑斑的赤铁打造的长剑。

  剑依然在,除了在岁月的流逝中生了锈,光芒未有一丝减弱。

  羲皇见状,方才放下心来,喃喃自语道:“若仙人有灵,定要保我大羲朝太平安定,百姓平安喜乐。”

  城外,木匠铺。

  诸葛昂立在院内,灵力突然感到一丝骚动。

  “为何,感受到了墨骨剑的气息……”他神色讶异,冲着此刻专注于手中兵器的陈之轩说道,“难道失踪了五百年的墨骨剑出现了?”

  陈之轩回了他一句:“怎么可能!”但心里想到的却是:宫里有人靠近墨骨剑。

  五百年来,知道墨骨剑置于何处的只有历任君主,一般无甚大事,是不会有人靠近墨骨剑的。看来,自己得抽时间去查看一番了,因为他似乎感受到,墨骨剑的力量在发生一些变化。

  而这段时间长清山的骚乱,会不会是导致墨骨剑发生细微变化的原因呢?

  见陈之轩似乎在思考这什么,诸葛昂行至他跟前,蹲了下来细细打量着他,“你不会有什么事情瞒着我吧?”

  “你在皇城这段时间,吃我的住我的,时刻粘着我,我走哪儿你都跟着,你觉得我有什么事能瞒得住你吗?”

  诸葛昂细想一下,道:“这倒也是!以咱俩这关系,你应该不会对我有任何隐瞒。你要是真有事瞒着我,老子一定不会原谅你!”

  陈之轩无奈笑笑。

  他诸葛昂不原谅的事情多了,不差他这些事儿。

  “你的剑,修好了!”不一会儿,陈之轩将手中的那把做工精巧的玄铁剑递给诸葛昂,“我说你,玄铁剑这么好的宝贝,仙门中多少人梦寐以求不可得的东西,你倒好,不是用来杀鸡就是用来斩鸭,你会不会太大材小用了。”

  接过无用剑,诸葛昂仔细端量一番,突然忆起些许往事来。

  几百年前,当他和司辰天第一次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花朝锦官君莫知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至尊重生只为原作者左侧身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左侧身影并收藏花朝锦官君莫知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