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官缩在一角,紧靠着宋元,一副很委屈的模样。

  此时,夜色已经全部暗了下来。

  寂寥的深山之谷中,连个飞禽走兽都瞧不见,他们饥肠辘辘,只能拿出仅剩的一点干粮分了。

  干粮就这样干吃难以下咽,宋元想着去溪水处弄点水回来给大家,锦官本欲同行,但想到留下两个女子在此处,似乎有些不放心,于是自己就留了下来,让宋元一个人去弄水去了。

  宋元来到溪边,弯下腰正欲用水壶取水,水下若隐若现的微光吸引了他的目光。他将水壶放下,仔细看过去,发现那光芒忽明忽暗,具体位置有些难以确定。

  现下他一人在此处,不好冒然行动,于是他赶紧回了锦官他们所在的地方,将这一奇怪的现象告知锦官。

  四人再一同急急忙忙来到溪水边,见那微光仍然缓慢闪烁着,不敢轻举妄动。

  “会不会,那就是所谓的龙形佩?”花朝试探性地开口道:“我们不妨叫一人去把它捡上来瞧瞧?”

  “本殿下觉得可以一试!”说着,转头望向宋元,笑道:“上吧!宋元,若你英勇就义,日后本殿下一定为你在皇城最好的墓地上建一座最华丽的衣冠冢。”

  毕竟,横尸荒野,尸骨自然是带不回去的,衣物这些还是能勉强带走。

  宋元白了一眼,不情愿地回道:“殿下好意,属下心领了。不过属下还是希望,百年之后落叶归根,埋在宋家的坟堆里,皇城陵墓属下消受不起。”

  锦官竖起大拇指,“本殿下就喜欢你这不爱慕虚荣的性子。”

  “臭小子,什么时候了,你能不能别贫了!”花朝及时制止住他,然后看向宋元道:“宋公子,小心!”

  朽兮也十分担忧地嘱咐道:“公子,夜色太黑,溪水深浅不定,万分注意才是!”

  为避免衣物弄湿,宋元只能脱了上衣,光着膀子下水。

  脱衣服的那一刹那,锦官赶紧捂住花朝的眼睛。朽兮作势蒙住双眼,但还是好奇地虚开一条缝偷偷打量这宋元那一身健硕的肌肉。

  “干什么?”花朝挣开锦官的手,看着此刻只剩下一个脑袋在水面的宋元,又回头瞪着锦官:“有什么不可看的!”

  “你一未出阁的姑娘家,怎能偷看男子躯体呢!”伸手戳了戳她的脑袋,愤愤道:“不害臊!”

  “本姑娘不是连你的……”一时语塞,“那啥都看过了吗?还有什么不能看的了!小题大做!”

  “那能一样吗?”锦官囔道,“本殿下能一样吗?”

  “有什么不一样,你俩构造难道有所不同?”

  锦官长吁一口气,做好架势要和花朝好好理论理论。“虽说一样,但本殿下觉得,还是有所差别的……毕竟本殿下是天子骄子,自然威武一些……”

  花朝一脸听不懂的模样,但觉着他这话里,无形之中似乎满是对他自己的夸奖,就直接白眼一扫,扔了一句“神经”后便不想理他。

  “总之,你以后不能看别的男子的躯体!你给我记住就行了!”撂下狠话,锦官双手抱于胸前,回过头看着宋元那边。

  溪水已经快要没过他的脑袋,但似乎还是未能达到那光芒所在之处。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花朝锦官君莫知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至尊重生只为原作者左侧身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左侧身影并收藏花朝锦官君莫知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