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前林川去天渊阁拜访之时,曾在短暂的三月时间里爱慕过天渊阁一女子,不料那女子对林川无意,林川就想着让诸葛昂给想想办法。诸葛昂答应得倒是爽快,说一定帮他促成这桩姻缘,却不想,他想出一“生米煮成熟饭”的破计,险些坏了姑娘的清白,也差点败坏了他的名声。

  又有一次,他拜托诸葛昂去请司辰天喝酒,人是给请来了,却不想趁着司辰天醉酒,将人给拖到了烟花之地,害得自己差点没被司辰天给赶天渊。得亏是司辰天,要换了脾气不好的其他人,恐怕就不是被赶出去那么简单了。

  要知道,司辰天当时可是仙门数一数二的公子哥,声望盛极一时,若因为跟自己喝了一次酒给坏了清白,自己可就成了仙门中不可饶恕的罪人。

  仔细想想,这些年来,自己拜托过诸葛昂的事情,的确没一件给办好过。林川摇摇头,将自己的思绪从久远的回忆中拉回来,遂对诸葛昂摆摆手:“罢了罢了,本来也不是什么重要的事情,也不一定非要你不可!”

  说着,林川转身欲要走,却被诸葛昂给叫住了,“你给我等等!”诸葛昂用剑拦在他身前,有些不满意地说道:“我怎么听着这话这么不爽呢?你的意思是说你不想所托非人吗?”

  “有吗?”林川装着糊涂,“你多想了吧!”

  “得得得……”诸葛昂放下剑,双手环抱在胸前,一副不以为意的模样,“你且说说什么事?”

  见诸葛昂这般在乎,林川强忍住内心的欣喜,面上仍然波澜不惊,“都说了,不是什么重要的事情,你既然不愿帮忙,我也就没必要告诉你吧!”

  这样一说,诸葛昂更是来了兴趣,上前一步,逼近林川的脸,林川后仰一寸,脸上堆着没来由地笑意。

  诸葛昂逼问道:“你先告诉我,我再决定要不要帮你!”

  林川笑道:“真不劳您大驾!”

  诸葛昂举起拿剑的手,将剑横在林川眼前:“说不说?”

  林川伸手挡在胸前,“我说。”

  诸葛昂这才直起身子,收回了剑,于是听得林川开口道:“不过就是想让你在皇城的时候替我留意一下,若有可疑的魔道中人出现,烦请你告知一声,若是可以……”

  “继续说!”

  “能捉住就更好!”

  “好啊你!你是想让我堂堂仙门第二公子给你魔道当跑腿小卒啊!我凭什么啊!”诸葛昂突然闹起了脾气,“是凭你长得黑还是凭你黑得发亮啊?”

  林川被这样一怼,握剑的手瞬间收紧,强忍不快,顺着诸葛昂的话接下去:“不妨就凭我比以前白了一点吧!”

  这话说得,直接让想要继续取笑林川的诸葛昂嘴角抽动了几下,一时竟不知该如何说下去,只能干笑两声,继续说道:“得了,我不和你贫了。总之,我答应你了!”

  如此轻易就接受了自己的请求,林川倒显得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花朝锦官君莫知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至尊重生只为原作者左侧身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左侧身影并收藏花朝锦官君莫知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