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定会有办法的!花朝,等我,我一定会想办法来救你!

  等我!

  一边不停用力地戳着冰面,一边在心里默念着花朝的名字,似乎觉得,就这样在心里呼喊着,下面的人就一定能够感应到自己的心一样。

  时间一刻一刻的过去,锦官戳向冰面的速度远远比不上冰面结冰的速度,许久之后,冰面依旧保持原貌,未有一点变化。

  锦官颓然地瘫坐在冰面之上,看着冰面之下那个已经淹没在累累惨白之手下面的花朝,鼻头竟然传来一缕酸涩。

  纵然知晓此时身处梦境,不知为何,在看到花朝消失在自己眼前的那一刻,竟然觉得心底的某一块,像是被掏空了一般,突然之间,空落落的。

  那感觉,有生以来,似乎还是的第一次。

  一拳砸向冰面,锦官无力地趴在上面,缓慢闭上了双眼。

  他想,若是无法逃离这梦境,那就一梦不醒,永远和花朝在这梦境之中,长眠下去吧!

  思及此,眼角处一颗晶莹的泪珠沿着脸颊滑落下来,滴在了冰面之上。

  泪珠触及冰面的那一刻,锦官的身体下面开始爆出一道刺眼的强光,朝着冰面四周扩散开去,他感到身体下方开始移动起来。猛然坐起来,发现冰面竟然奇迹般地开裂起来,然后融化,最后就只剩下自己所站立的那一处地方仍然有块浮冰,不至于让自己也掉下去。

  冰雪融化,此处景象再起变化,茫茫冰域已经变成汪洋之海,辽阔无边,蔚然壮观。

  “海天相接处,便是出口,年轻人,你还有一炷香的功夫!否则,你俩都只能困在着幻梦之境之中,永远在这梦中尝尽分离之苦,永远无法苏醒。”

  苍老的声音在空旷的海面响起,锦官原地转了一圈,未见任何人。

  海天相接处?他朝着远方看出,尽头的确是海天一色,所以,那声音是在提示他泅渡到海的尽头去?

  可这看似无边无际的海面,怎么可能在一炷香的时间内就游到尽头处去。

  思忖再三,锦官为难起来,绞尽脑汁也未能想出法子。

  他盘膝而坐的浮冰也在慢慢融化,若是再不采取任何行动,他迟早会掉进这深渊一般的无名之海之中。

  正当疑惑之际,他再次低头看向水下,突然想到了些什么,然后陡然起身,干脆利落地跳了下去。海天相接处,不就是海底吗?对花朝而言,她所处之地的天不就是这片海的海底吗?想到此,他未做任何迟疑,一个猛扎后,朝着花朝奔去。

  事实证明,锦官的判断十分正确。

  他扎入海水后,虽然透骨的冰凉席卷全身,身子有些僵硬,但凭借着毅力,他仅仅花了片刻的功夫,便到达了所谓的海底,然后猛然穿破了海底的屏障,落在了一片山野之中。

  落地后,还来不及去理会自己身上的痛,就慌忙起身朝着花朝出奔去。

  此时的花朝已经连个头发丝都瞧不见了,全身上下都是惨白凄厉的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花朝锦官君莫知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至尊重生只为原作者左侧身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左侧身影并收藏花朝锦官君莫知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