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镇是在一处悬崖下醒来的,醒来之时,对自己仍然活着有些诧异。但想到沈朗乃是百会门的人,世修医道,只管救人,若非逼不得已,断然不会伤人性命,也就瞬间想通了。

  但他可不是什么讲究江湖道义的侠义之士,他是魔道影鬼派的护使,他讲究的是有仇必报,而且是加倍奉还,所以一想到此前被沈朗那般对待,再加上知晓了沈朗的假意归顺,更是怒火中烧,一个用力从地上爬了起来,急忙离开了。

  他得赶快回去将此事回禀宗主,然后再将沈朗碎尸万段,以解他心中的愤恨。

  高耸入云的山峰矗立在厚重的黑色云气之中,山巅处盘旋着十余只黑色的大鸟,大鸟振翅一飞,几声哀鸣响彻夜空,将整个囚魂山衬得愈加诡谲可怖起来。

  山脚之下,一袭黑衣的男子匆忙而至,几个闪身之后,来到了山巅处的宫殿前,殿门上方的牌匾上,几个烫金大字在黑色的云气中尤为显眼,“流光阁”三个字和此处环境,也着实有些不相匹配。

  左镇提步朝着殿门走去。殿门旁的两名守卫见了来人,上前恭敬地行了一礼,“左护使!”

  左镇轻轻挥了挥手,示意他们退下,然后进了殿门,朝着大殿内走去。

  他没有去正殿大堂,而是右拐,穿过曲曲折折的连廊,去了偏殿。

  行至门口,并未敲门,推开门便走了进去。

  “门都不敲,我还以为是谁呢!”殿内传出一个慵懒的男声,与此同时,一个杯子从里面飞了出来,直直朝着左镇袭来。

  一手接下杯子,左镇嘴角含笑地一饮而尽,然后朝着里面走去,边走边道:“宗主可在?”

  “不知道死哪儿去了!”殿内的男子正襟危坐在榻上,茶几上煨着茶,寥寥水汽萦绕在屋内,茶香四溢,让因为奔波而有些疲倦的左镇瞬间得到一丝缓和。

  男子披散着漆黑如墨的长发,微微低头,一缕秀发顺着肩膀垂下来,他用手将头发拨到身后,露出一张冷白色的脸。本是男子,却有着让人为之倾倒的绝美容颜,那双桃花眼中,好似装着一汪清泉,看上一眼,就能将人拖入无尽的深渊。

  左镇走了过去,将杯子轻放在桌上,男子便顺势给他将茶给添上了,抬眼看了看他,见他一身泥污,头上还有一些杂草,浅笑一声,问道:“你这般模样,可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别提了,有人叛变!”

  “哦?”仍旧是波澜不惊的语气,“是我派还是别门?”

  “是百会门!”

  听到百会门时,男子的神色稍微有了一丝变化,淡淡笑了一下,又恢复了本来的平静,“百会门那种小门派,何须如此紧张?”他饮了一口茶,继续说道:“再说了,百会门那么多人都被下了曼陀罗的毒,他们想要解毒,必须依靠我们,你还怕什么?”

  左镇摇头:“不,以前或许是这样,但现今,未必如此!”

  “陆静山早死了,我不相信还有人能够轻易解开曼陀罗的蛊惑!”

 &emsp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花朝锦官君莫知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至尊重生只为原作者左侧身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左侧身影并收藏花朝锦官君莫知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