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至殿门前,男子将罩在头上的帽子缓慢拉了下来,俊毅的脸上,一道触目惊心的伤疤跃然眼前。

  见了来人,守卫赶紧行礼,道了声:“宗主。”语气,似乎微微颤抖。

  男子不予理会,径直朝着殿门内走去,走了没几步,迎面就遇上了正欲出去的红衣男子。

  红衣男子步伐轻柔,黑衣男子则步伐沉稳,这一柔一刚形成鲜明对比,犹如水火相撞一般。

  红衣男子率先发现了来人,迎了上去,“哟,回来了!”妖娆婉转的语调,漫不经心地语气,让人听了竟有些舒心,就像出走多日归家后,家中人亲切的寒暄一样让人感到舒心,一种莫名的归属感油然而生。

  黑衣男子抬头,迎上他的目光,嘴角勾出浅浅的笑意,回了句:“嗯。”

  二人之间简短的招呼后,便不再说话,擦着肩从对方的身边经过,然后背向而行,头也不回地朝着前方走去。

  黑衣男子绕过前殿,行至后面的正殿,一边走,一边将身上的长袍卸下,还未进门,就已经有侍从前来接过袍子,然后走在前面轻轻的推开门,将黑衣男子往门内引。

  门内,站立一排的几个少年见了来人,齐声喊道:“恭迎宗主。”

  男子摆了摆手,“都退下吧!”

  “是。”齐声应道,然后微曲着身体,低着头往殿门退去。

  殿门被出去的侍从随手带上,关门后,殿内一片漆黑。男子上前几步,将手中的佩剑斩魂放下,随意瘫坐在了椅子上,闭上双眼,享受着这难得的放松时刻。

  闭眼不过半刻,殿门就被什么人推开了,光亮照进来,他猛地睁开眼来,抓起手边的茶壶扔了过去,“谁叫你进来的!”没有克制的吼声响彻整个屋子,“滚”字儿还未说出口,就看见左镇直直地站在门边,朝着他咧嘴笑着,一副等候多时的模样。

  “是你呀,我还以为是哪个不要命的侍从呢!”见来人是左镇,男子收敛怒气,直起身子,手指扣了扣桌面,示意左镇过来坐下。

  待到左镇落座后,男子率先开口问道:“可有什么收获?”

  左镇摇头,“虽然那件事情无甚收获,但有一事,需要向你禀告。”

  “何事?”

  “百会门沈朗,已叛变!”言简意赅地汇报,没能激起男子半分神色变化,他仍旧面无表情地把玩着手指,良久,吐出一句:“小门小派,不足为患,何须紧张!”

  “可没有他,我们的死士之军……”

  “死士之军不过就是傀儡,日后也只能当做人肉之盾利用,况且,现在我们的死士队伍已经足够庞大了,沈朗在与不在,已经不重要了。现下,我们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听罢这方言论,左镇不便再继续说下去,反正他已经如实禀告了,就算存有后患,那也是日后的事情了。

  “宗主此行,可有收获?”

  男子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花朝锦官君莫知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至尊重生只为原作者左侧身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左侧身影并收藏花朝锦官君莫知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