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禾殿内,熟睡的锦官四仰八叉地躺在床上,眉头紧锁,额头渗出点点虚汗。

  他再次陷入了那个可怕的梦境,那个从记事起,就一直困扰着他的噩梦。

  在那个梦中,他被无数把利剑刺穿了身体,然后重重地倒在了城墙之下。

  梦的最后,他看到一个少女挡在他的身前,被重重的一击打得魂飞魄散。

  然后,他猛地惊醒过来,才发现,天已经大亮了。

  宋元立在床侧,轻声说了句:“殿下,该起床了换洗了。”

  锦官抬眼一看,发现侍女们都已经将一切准备就绪,一排排站在那里等着自己。

  “宋元,我刚才又做噩梦了!”锦官撑着床沿起来,继续道:“还是那个梦,但我总是看不清楚里面的人的脸,但我觉得,那个人就是自己,至于那个少女,我就更没头绪了!你说,这会不会是我前世的记忆啊?”

  宋元并不理会他,而是嘱咐道:“殿下,该去上早朝了。”

  “宋元,”锦官一边更衣,一边继续说着,“要是我能习得一星半点的仙术,是不是就能知晓那梦为何意?”

  “殿下,世间寻仙问道之人不计其数,可真正寻得仙门的人却寥寥可数,殿下还是早日打消这种念头,努努力,争取当个德才兼备的人,日后也好辅佐大殿下,将大羲朝治理得更加繁荣昌盛才是。”

  锦官不予理会,继续说道:“要是真是我的前世,那我前世死得可真够惨的!”

  “殿下,早膳还要用吗?”

  “不过,究竟是什么深仇大恨,让别人那般对待?还有那个少女,还有那个城墙……那墙好像就是宫外那堵墙,难道……”锦官仍旧没有理会宋元,而是自己低声嘀咕着,“那梦境不是过去的事情,而是以后的事情?我以后会以这种方式死掉?”一想到这样,锦官就不自主咽了口唾沫,双肩一抖,觉得心口疼痛难耐。

  一旁的宋元看着他这般魔怔的样子,摇摇头,掏出小册子来,迅速写下:六月十六,晨起之际,胡言乱语。写罢,合上册子,封页赫然几个大字:锦官生活志。

  早朝无甚大事,锦官去了一趟便早早回了,几个要好哥哥都身兼重任,每日公务繁忙,自然没什么多余的时间陪他四处嬉闹,不要好的哥哥大多志不同不相为谋,他也不想去凑他们的热闹,所以下了朝,他就一个人在宫里面到处溜达。

  宋元则紧随其后,任由他去。

  这样任由着,就跟着他溜出了宫,来到了宫外的大街上,沿街听了些稀奇事儿来。

  大羲朝乃是百年难遇的盛世,国泰民安,风调雨顺,百姓安居乐业,日子过得舒坦之极。

  今日的皇城更是热闹非凡,路上行人无一不是满面春风,言谈之中充满笑意。而在行人的交谈中,锦官和宋元也从中得知了一件震惊天下的大事儿。

  四大仙门之首的天渊阁不久后将开山门,广招天下天赋异禀之士,培养新一代世间秩序的守护者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花朝锦官君莫知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至尊重生只为原作者左侧身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左侧身影并收藏花朝锦官君莫知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