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官为了给诸葛昂偷酒,几乎每个夜晚都夜不能眠。

  为了防止被宋元知道,他每天都要等宋元歇了后再爬起来,然后偷偷溜出去,穿过皇宫后院,绕过御膳房,轻手轻脚经过打瞌睡的看守人员身边。

  每次只能偷两壶,多了他带不走,而且容易被发现。

  今夜,六月二十五,下玄月透出的光难以照亮宫内的那些隐蔽小道,锦官只能点着个小火照明,一边还要防范着巡逻的侍卫。不过幸好,经过了前几日的摸索,他已经熟门熟路了,所以不一会儿就得手了最后两壶酒。

  不过,今晚似乎出门没看黄历,他在离开的时候不小心踢到了一个木架,好巧不巧那木架上面放了一排空罐子,于是在一排空罐子的落地声中,打瞌睡的看守们统统醒了过来,看着眼前这个黑衣蒙面的人,操起家伙就起来了。

  “抓贼啊!”

  锦官提着两壶酒,一溜烟儿仓皇而逃。看守门紧追其后。锦官逃跑途中,又撞到巡察的侍卫,猛地打乱了他们的阵列。看守们口中高喊:“抓贼!抓贼!”侍卫们一听,便跟着看守们一起追着锦官在宫内跑起来。

  锦官跑到后院的假山处,迅速拐进去,藏在假山后面,将两壶酒藏在了假山的洞中,然后就开始脱衣服。

  脚边的那株虞美人嫌弃地转过自己的花朵,嘀咕着:“又是你!”看到他一个劲儿地脱自己的衣服,花朝心里骂道:“不害臊,臭流氓!”

  锦官脱完衣服,然后整了整自己的头发,走了出去,站在那里若无其事地等着。

  侍卫们见了他,停了下来,锦官佯装镇定,问道:“何事让你们如此慌张?”

  “回殿下,宫里发现盗酒贼,我们正前去捉拿!”

  “什么?”锦官刻意高声囔道:“偷东西偷到宫里了,胆子也忒肥了,赶紧去捉了来,我倒要看看,谁这么大胆子!”

  “是!”

  侍卫走后,锦官松了一口气,四下望了望,发现没人后转身又进了假山。

  花朝对这几晚上见到锦官习以为常了,她也知道他把偷来的酒都藏在哪里,只是她搞不懂的是,这锦官并非嗜酒之人,弄这么多酒干什么。不过,她管不了这么多,她现在唯一希望的是,他赶紧走,别一会儿坏了她的大事。

  今夜子时,是她幻化之时,她必须在没人的时候幻化成人形,否则被人看到了,一定会以为她是什么妖魔鬼怪。

  可这个锦官,过了半响都没有离开之意,这可有些急坏花朝了。

  花朝能够从锦官的身上感受到微弱的灵力,她也知道这人对寻仙问道之事神往已久,要是一会儿看到自己幻化的场景,把自己认成什么仙人,缠住自己可就不好了。

  锦官随意地坐在一旁,看着花朝小声说道,“小花儿,你这开了得有一个月了吧,咋一直开着,也不见半点凋败,莫非真是个什么仙草之类?上次没把你拔出来,不如今天再试试!”锦官不怀好意地走到花朝身边,伸手便要拔。

  花朝下意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花朝锦官君莫知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至尊重生只为原作者左侧身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左侧身影并收藏花朝锦官君莫知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