翌日,天气大好。

  太和殿外站了好些个侍卫,个顶个都是高手的样子,从这排场看来,住里面的人绝非常人。而殿内时不时传出的摔杯之声,更是弄得整个太和殿的气氛没有一丝生气,好像突然沉入深海一般死寂。

  “荒唐!”羲皇气得吹胡子瞪眼,用力将茶盏上最后一个杯子扔向此时跪在自己面前的锦官跟前,“平日里纵容你去宫外寻花问柳就算了,朕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是对你的偏爱,但现在你倒好,这手都伸到后宫来了!你要是看上谁你可以向朕请示,明示暗示都行,只要不是朕的那些妃子,都随你!朕难道一个宫女都不肯允你吗?你倒好,竟然要用强的!简直就是禽兽不如!”

  锦官就这样听着,也不反驳,低着头在心里盘算着,赶紧骂!骂完我好说话。这招以退为进,就是要等别人发泄完了,自己才好发起攻势,所以现在羲皇骂得越凶,锦官就越高兴,越有把握能成功忽悠。

  许是骂累了,羲皇停了一会儿,身旁的人很懂规矩地换上了茶,羲皇抿了一口茶润润喉,然后作势将滚烫的茶摔在地上。不过,落地的位置距锦官离了好几米,明眼人一眼就看出来羲皇的别有用心。怎么也是他最偏爱的儿子,他怎么可能真的伤害到他。

  他继续厉声骂道:“我们皇家什么时候用过强的?你倒好,霸王硬上弓,你想过人家姑娘以后出宫后怎么嫁人吗?”

  “大不了,本殿下收了她当个内房贴身侍女,以后要是父皇您觉得可以,当个侧妃什么的,这种不至于亏待了她吧!”

  “你想到倒是周全,你问过人家姑娘同意了吗?我可听宋元说了,人家姑娘早就许了人家的,就等着以后出宫回去成亲呢!”

  听到这里,锦官突然有些懵。这宋元,也忒会编故事了吧!这样一说,把自己活脱脱弄成了个求欢不成就用强的的单相思啊。不过现下,他也别无他法,只能顺着宋元编造的设定继续在羲皇面前胡扯一通。

  宋元站在一边,面无表情,做好了看戏的派头。

  “父皇,儿臣是真喜欢这小宫女!”言辞恳切,目光真挚,锦官差点就要挤出两滴泪来烘托一下自己的深情了。

  那边的宋元咽了口唾沫,差点把自己给呛到。这十六殿下,说起谎来可真是脸不红心不跳的,套路之深,着实令人佩服。

  这边,羲皇见锦官这般痴情,也有些惊讶,遂对这宫女有了一点兴趣。于是乎,转头看向宋元,问道:“这宫女是那个殿的?”

  “回陛下,这宫女尚不属于任何一殿,只不过是个园艺小工罢了!”

  “不属于谁家的啊,一个园艺小工能让十六你这般牵挂,看来这宫女有什么过人之处。宋元,你且将人带来,给朕瞧瞧!”

  宋元应允,遂转身出了殿门,回青禾殿去取人去了。

  为了防止花朝逃走,他安排了十几个侍卫在偏殿守着,并交代后厨准备了许多美味佳肴。

  在见到花朝的那一刻,宋元有些后悔给她安排这么多吃的了,因为眼前这一片狼藉,让他差点随便逮一个人暴揍一顿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花朝锦官君莫知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至尊重生只为原作者左侧身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左侧身影并收藏花朝锦官君莫知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