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问你呢!”少女用天真的口吻继续追问。她把玩着手中那根长鞭,饶有趣味地打量着宋元以及他身后的二人,看见锦官怀中的花朝,突然冒出一句:“再不把她扔水里,她可就要化为原形了!”

  “可她明明很冷,再扔水里,不更糟?”锦官不解。

  朽兮缓慢走了过来,看着花朝道:“花之精灵是离不开水的,甭管什么情况,扔水里准没错!”这话说得,好像无甚依据,锦官迟疑着到底要不要听她的。

  朽兮看出他的疑虑,嗤笑一声,“算了,不开玩笑了,她是因为这山里的瘴气和阴气都太浓,而她道行太浅,招架不住,才会这般。扔水里一则是净化瘴气,二则就真的只是浇浇水而已了。”

  “那我们怎么没事?”

  “你们俩,是汉子啊!又正值壮年,阳气鼎盛,自然无甚关系,不过,要是你们再不走出去,恐怕就不是那么回事儿了!”

  “你到底是谁?”

  “不是说了吗,朽兮。”朽兮转身,继续道:“跟我走吧,前面有一处山谷,有水,还有一山洞,不嫌弃的话,还有一只刚烤好的野兔。这些,是我爷爷交代我的待客之道了。”

  纵是怀疑,也别无他法。

  毕竟,依靠他们的能力,他们走不出这个地方。而花朝的样子,似乎的确像朽兮说的那样,再不“死马当活马医”,可就危险了。于是他们只能跟着这个怪异的少女来到了一处山谷。

  山谷十分隐蔽,山洞里面的微弱灯光勉强能把山谷前的一汪水池照亮,水面泛起粼粼波光,寂静中水流声清晰可闻。

  朽兮走在前面带路,行至池边,让锦官将花朝放入水中,并道:“这是小官山的甘霖泉水,能够祛除一切污秽之气,让她在里面待个把时辰,应该就会清醒过来。你们俩,跟我进去吧!”

  说着,径直朝着山洞走去,远远地喊着:“爷爷,我回来啦!”

  锦官和宋元跟着进去,才发现洞中另有乾坤。

  里面干净整洁,生活用具一应俱全,甚至还有许多人世间不常见的小玩儿意,而那些整整齐齐摆放在木架上的东西,和朽兮身上佩戴的那些装饰物属于同一风格。

  洞中一侧的茶几旁,端坐一个满头白发的老者,手持一柄雕刻工艺讲究的手杖,此时正闭眼打坐,似在调息。

  还未近身,锦官就能够感觉到,这老者的灵力很高,高到常人几乎不敢靠近的地步。他的灵力不似诸葛昂和陈之轩那样温和,反而带着极强的压迫力,让人感觉极不舒服。

  听到朽兮的喊声,老者微微睁开眼睛,见来人,瞬间双手一收,一瞬之间,那股灵力也消失得近乎不可察。

  诸葛昂曾与锦官说过,仙门中灵力高者,行走在外时,为避免灵力的外放伤及无辜,必会将灵力收一大半,除非必要,一般不会任由自己释放所有的灵力。眼前的这位老者,应该就是诸葛昂口中所谓的灵力高者吧!

&em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花朝锦官君莫知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至尊重生只为原作者左侧身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左侧身影并收藏花朝锦官君莫知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