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季的日头晒人得很,花朝跟在锦官和宋元身后走着,快要到青禾殿的时候,突然叫住锦官:“臭小子,你什么时候送我出宫!”

  锦官回头,“本殿下何时说过要送你出宫?”

  细细回想,的确未曾说过。

  “那可以请十六殿下大发慈悲送我出宫吗?小的对这宫内实在不熟!”

  “我说你现在是不是没搞清楚状况?”锦官缓步来到花朝跟前,微微前倾身体靠近,笑道:“你现在可是当今圣上允给本殿下的人,你觉得你突然消失了,合适吗?”

  我什么时候成他的人了?不过仔细想想,好像刚才自己在那老头儿宣布要把自己配给青禾殿的时候一个劲儿地在谢恩,就像得到了什么天大恩惠一样,高兴地像个二傻子一样。不过刚才那种情形,不过是为了配合锦官演戏罢了,这小子不会真给当真了吧!

  “你可是仙草,我哪能这么轻易就让你逃了!”锦官凑在花朝耳边,压低声音继续道:“我可是指望着你给本殿下提升灵力呢!不然,我怎么会大费周章设计出那么大一场好戏。”

  所以,从一开始,自己就被这个臭小子算计了?花朝只晓得自己被套路了,然个中缘由,她仍旧一头雾水。

  实际上,为了让花朝名正言顺留在自己身边给自己充当提升灵力的工具,锦官一开始就设计好了。先是在一干侍卫面前假装要对花朝用强,但他晓得,侍卫们忌惮他十六殿下的身份,就算撞见了,也不敢宣扬出去,但再被第三人知道,情况就大不一样了。

  所以他再让宋元假装偶然撞见,这样便有了第三方见证。因为宋元和自己的关系,宋元必定万般生气,铁定会去羲皇那里如实告知自己犯下的混蛋事儿。而羲皇若是问起,宋元便把侍卫们搬出来,侍卫们就算再有心护主,也不敢在当今圣上面前撒谎,于是也会全盘托出,将那晚亲眼所见之事如实禀告。这样一来,锦官这事儿就成了板上钉钉的真事儿了。

  然后他自己再诉个苦,说自己对花朝动了真情,强行硬拗深情形象,趁机便像羲皇要人。一来,自己在男女之事上的名声太臭,突然深情起来,反而会让羲皇觉得自己要收心做个品行端良之人。二来,花朝并非别的殿的人,自己要了,对谁都不会造成利益上的损失,所以羲皇,哪有不允的道理。

  羲皇一旦应允,自己收了个貌美女子的事情便会飞速传遍整个皇宫,这般,花朝之名就算是刻上了青禾殿十六殿下的印章,可就只能是他青禾殿的人了!

  锦官细细回想自己这一番操作,不由觉得,自个儿可真是聪明绝顶。

  三人继续向前,还未进殿,就听得殿内传来笑声,听声音,像是与锦官较好的八殿下锦成和九殿下锦宇。锦官一路小跑进了殿,远远地招呼道:“八哥,九哥,你们来了!”

  “十六,恭喜恭喜!”未来得及寒暄,二人就拱手贺喜。

  锦官摆摆手,回道:“两位哥哥别取笑我了,不过就是个贴身侍女罢了,等日后我真的娶亲,你俩再来恭喜我也不迟。”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花朝锦官君莫知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至尊重生只为原作者左侧身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左侧身影并收藏花朝锦官君莫知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