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朝要出宫,明眼人一眼就看得出来。

  别的人只当她是因为思家心切,全然不知其中因由。

  她虽然是由一棵植物修炼而成的人,身负灵力,但无奈自己并不知该如何运用这些灵力,所以现在,她根本无计可施。

  经过几日的摸索,她虽然已经对宫内的道路有所熟悉,也知道宫门在何处。但因为锦官,她成了宫里的红人,走到哪儿,都有人对她另眼相看,以至于她没有任何能够逃出去的机会。

  而且,出宫需要令牌,她没有,所以她心生一计,去偷。

  能够随意出入皇宫的令牌青禾殿只有两个人有,一是锦官,二是宋元。这二人平日形影不离,而宋元又时刻监视着锦官,若是偷锦官的,极其容易被宋元那双眼睛发现,所以花朝觉得,要偷,只能去偷宋元的。

  白天偷东西,被发现的概率极高,不适合动手,晚上宋元并不和锦官在一起,自己又必须和锦官在一起,这就有些难办了。

  不过好在,七夕佳节那一日,锦官喝得酩酊大醉,宋元将其送回屋内时,并未有所提防。花朝趁其不备,就把宋元的令牌偷了。如此轻易就得手,这让花朝欣喜万分。

  锦官大醉,宋元走了,令牌在手,现在不走,还等何时?

  于是乎,花朝拿着令牌,匆匆忙忙就来到了宫门处。

  此时正值夜间,看守宫门的侍卫尤其地严格,见着花朝独自一人,上下打量一番,问道:“何事需要这个时辰出宫?”

  “大哥,我家主子有急事让我出去交办!”

  “令牌呢?”

  花朝小心翼翼将令牌递了过去,“这儿呢!你仔细瞧瞧,如假包换!”

  “你是哪个殿的?”

  “青禾殿!”

  “青禾殿只有十六殿下和宋公子有出宫令牌,你一个宫女,怎么会有?”

  “不是说了吗,主子有急事让我出去办,不然,你以为这大半夜的,我愿意出去啊!”花朝觉得这些皇家侍卫虽然个个身强体壮的,但就是脑子不太好,不会转弯,而且喜欢刨根问底。

  “什么急事?”看守侍卫一个劲儿追问,花朝有些不耐烦,但还是得笑脸迎人,回道:“主子交代了,此事不便让外人知晓。”

  “这……”问话的侍卫和一旁的另一个侍卫眼神交流一下,似乎对花朝的出宫之事仍有疑义。

  花朝转动着眼珠,双手紧紧攥在一起,许是因为紧张,掌心都捏出一些虚汗来。

  “怎么,本殿下的人你们也要拦?”

  突然从身后传出的熟悉之声,让花朝肩膀一抖,脸色一白,心想,糟了。

  “十六殿下!”两名看守侍卫见了锦官,赶紧行礼,“属下只是……”

  “行了,我知道你们是秉公办事,本殿下不怪你们!”锦官说着,转头朝着花朝喊道:“走吧,本殿下带你出去!”

  花朝抬头,一脸疑惑,但现下,也只能跟着锦官的屁股后面出了宫门。

  “本殿下就知道,有了令牌,你也难以脱身!”锦官猝不及防的一句话,让花朝不得不仔细审视起他来。

  花朝发现,此刻的锦官特意换了一身衣服,而且很奇怪地带了佩剑,而且也没了醉酒的样子。难不成,先前那烂醉如泥的模样,是装的!那么,自己偷令牌的时候,他也是知道的?所以,他是算准了时间,专门这时辰来领自己的?

  可他何故要如是大费周折呢?他究竟要干嘛?

  二人出了宫门,锦官朝着城东头而去。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花朝锦官君莫知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至尊重生只为原作者左侧身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左侧身影并收藏花朝锦官君莫知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