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半,谷中寒气逼人。

  花朝缓慢睁开眼,发现自己一个人泡在池子里面,疑惑不已。她仔细回想了一下,只记得锦官将自己拦腰抱起说要回城,后面发生了什么却什么都不记得。

  她环顾四周,发现此处很是陌生。正当疑惑之际,转过头就看见自己靠着的木桥边上,一个靠着柱子打着盹的熟悉身影。

  他双手自然垂在身侧,即使睡着了,右手依然紧握着佩剑,因为奔波,头发凌乱搭在前额和脖间,满身的泥污,没了半点在皇城时的光鲜。

  这小子,是怕别人把自己给偷了去吗?不会一直在这里寸步不离地守着吧!花朝再次环顾四周,发觉四下无一人,不远处的山洞明明灭灭的烛火上下跳跃着,洞中人也已经早就睡下。

  唯有锦官,是和自己在一处的。

  花朝动了动身体,发现自己已经恢复了力气,于是便抓住木桥的柱子从水中站了起来。谷中寒气逼人,夜风习习吹来,她觉着有一丝凉意,摩挲着手臂,呲了一声。

  许是被花朝起身时带动的水声惊醒,锦官睁眼,转过头就看见一身湿漉漉的花朝。

  二人目光相交,气氛略微有些尴尬。

  花朝心想:他只是为了防止被人偷走!绝对不可能是因为担心你!

  锦官内心:本殿下的担忧不会写在脸上了吧,千万别让她看出来了。

  良久,锦官先开口问道:“你——好些啦?”

  花朝点头,问道:“外面这么冷,你怎么不进去?不怕生病啊?”

  “本殿下身强体壮的,还不至于受点儿冻就染上病,你以为都像你啊,弱得跟刚生完孩子的妇人一样……”

  这话听着,怎么就那么不顺耳呢。花朝摇了摇头,不予置会,一脚踏上木板,抓住柱子一个用力就上来了,许是重心不稳,身体在惯性的作用下猛地前倾,眼看着就要一头栽下去。

  恍惚中,一双有力的手拦过她的腰间,用力一带将她抱在了怀里。

  花朝只觉得心口处有什么东西不停在跳动,脑子一片空白,慌乱中,连忙一把推开锦官。

  “臭小子,你又想趁机吃本姑娘豆腐啊!我告诉你,下次你再这样,我就……我就……”

  锦官踱步行至她面前,身体一倾,凑近她绯红的脸道:“你要怎样?”

  花朝嘴角勾出一抹无奈的笑意,微微叹气,随即眸色突变,抡起拳头用力打了过去,嘴上还不饶人地狠狠道:“揍死你!”

  锦官被揍得后退几步,捂住自己的半边脸,憋屈地埋怨道:“本殿下好心在此处陪着你,你倒好,好心当做驴肝肺。”

  看花朝飞快朝着山洞走去,锦官在后面追了上去,“你这女人下手可真狠,我不就开个玩笑吗。至于吗?喂,你等等我……”

  花朝进了山洞,急匆匆就往火堆处蹲了下来,在火光下,瞬间觉得暖和了起来。她一会搓着手,一会儿又用嘴呼着气来暖手,一会儿又转着身体让火的温度能够把身体的每一处都温暖到。

  锦官看着她那二傻子一般的模样,摇摇头,走到已经睡下的宋元跟前,将宋元身上的薄毯拿走,然后走到花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花朝锦官君莫知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至尊重生只为原作者左侧身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左侧身影并收藏花朝锦官君莫知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