院落并不大,但院内却种满各式各样的奇花异草,花圃上方氤氲着一层薄薄的雾气,花草之间错落有致,沟壑处水流缓缓,水中有游鱼穿行,瞧着是一番生机盎然的景象。

  花圃周围,种有桃李桔柚,不远处,还有一些瓜果蔬菜,田园之风扑面而来。

  经过花圃中央的小道,便来到了院内的客堂。屋内陈设简单,但一进屋子,就传出一股浓厚的草药味儿,让人顿时神清气爽起来。

  夫人将榻上的一捆干枯的药草随意往旁边一扔,拍了拍,说道“把人放下吧!”

  锦官将花朝轻轻放在榻上,将她身体放平,然后妇人便坐在了一旁,伸手摆了摆,示意锦官他们站远些。

  妇人掰开花朝的眼睛仔细瞧了瞧,随即双手在胸前交叉合十,又伸出一手,二指合并,输出一道蓝色光芒,从花朝的额间进入了她的身体内。

  片刻之后,妇人收势,转过身体,对自己的儿子吩咐道“去药房把固元丹拿来,给她服下,然后烧水,熬制清浊汤,让他们给她沐浴。”交待完毕,妇人转向锦官道“放心,老娘虽然不是什么神医,但她这种情况还是能够对付的!最迟明天,她就会生龙活虎地出现在你们面前!”

  听了这话,锦官悬着的心也算放下了,于是十分好奇地追问妇人道“伯母,在下有一问不知当讲不当讲?”

  “你这小子,你都这样说了,老娘我还能说不吗?”妇人起身,双手背在身后,“不过你是想问这棵虞美人为何会这样吧?”

  锦官会意点头。

  “其实很简单,因为她刚修成人形,虽然空有几百年的灵力,但不能灵活控制和应用,加上一路走来,你们经过了一些污浊之地,又被瘴气和阴气所伤,而且她还受了严重的外伤,所以导致灵力在她的身体里面胡乱流转,致使她的身体内外不适,为了自保,她的身体自行进入休眠状态,所以才会一直昏迷不醒。”

  妇人如是解释道,然后踱步来到锦官跟前,笑道“你们此去,可是要去天渊阁?”

  “正是!”

  “以前啊,也曾有胆大之人走过幽冥道,不过听说死在了半路,你们就不怕你们的下场也和那人一样?”

  如此消息,锦官倒还是第一次听人说起。不过,先前小官山的老山神曾嘱咐过他一星半点,所以这一路凶险,他早已知晓,只是死过人这一说,的确是第一次听闻。

  “伯母所言是在劝我们——”锦官凝眸,神色严肃。

  妇人缓慢开口“知返。”

  为何?

  锦官三人在听到妇人说出的二字后,神情凝固在脸上,久久没有反应过来。见三人同时愣住,妇人哼笑一声,继续道“幽冥道途径七座山,想必你们都应该已经很清楚了。此前你们经过的小官山和莫岱山不过是个开端,这两座山并无魔道之人盘踞,所以你们勉强通过,但我不得不提醒你们的是,后面的几座山,都有魔道的爪牙,凭你们的能力,想要通过,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花朝锦官君莫知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至尊重生只为原作者左侧身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左侧身影并收藏花朝锦官君莫知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