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夜,深夜时分,一袭素衣的男子突然出现在一座小殿前,然后缓慢踱步至门前,推开了老旧的殿门,款步走了进去。

  一拂袖,殿门便紧紧关住,仿若无人经过一般。

  陈之轩行至殿中,望着悬在半空的那把剑,只见剑身已是锈迹斑驳,一点没了昔日的光亮。曾经的那个人,可是将此剑视作珍宝,若非不得已,断然不会使用,就算使用,之后也会几经擦拭,爱惜得要紧。哪里像诸葛昂,用剑就像用菜刀一样,一点都不尊重他那把剑。

  陈之轩仔细端详了一番,发现墨骨剑似乎有一丝异样,似乎感应到什么力量,在微微颤动着。但他定神感受,却并未在四处感受到任何东西。

  一直以来,墨骨剑只听从司辰天一人的驱使,也只对司辰天一人的灵力有所回应,如今墨骨剑微微异动,难道是……不,不可能,那小子身体里的灵力还未苏醒,应该不是他。

  不过,司辰天曾在世的时候,用自己的灵力做了许多稀奇玩意儿,行走三界的时候,又不善保管,丢了许多,所以,或许是三甲之中,有人不小心开启了这些灵物的力量,才导致墨骨剑起了异动也未可知。

  而此时,锦官胸前的龙形佩再次亮起光芒,但却只是一瞬的功夫。

  现下他们的注意力均集中在花朝身上,也无心去管其他的事情,所以龙形佩再次闪现光芒的情形,他们谁也没有发现。

  花朝在服下朽兮的天元丹之后,气色稍稍有了好转,但整个人依旧昏迷不醒。

  三人无法,只能在原地生了火,想着今夜就在此处将就一晚,待明日天明再出发启程。

  因担心花朝冷,锦官将她抱到火堆旁,自己则一直待在她的身边。不远处的宋元看着他这般模样,走了过来,蹲在他身旁,冷不丁冒出一句“殿下对花朝姑娘,似乎有些不一样!”

  锦官转头看着宋元那张似笑非笑的脸,反问道“有何不一样?”

  “也许殿下自己并没察觉,但旁人眼里看来,殿下似乎很是在意花朝姑娘的性命。”

  “本殿下不过是担心她死了,就没人给我提升灵力罢了!”锦官叹气一声,“不然你以为是何故?”

  宋元摇摇头,一副“我就静静地看你装”的神色,然后笑道“既然殿下说是这样,那便是了。属下总不能自行揣测,说殿下是欢喜花朝姑娘才会如此这般吧!”

  “什么?”突然扯着嗓子,锦官瞪着宋元,指着自己的鼻子无辜地说道“本殿下?我?欢喜她?胡扯!”

  自古以来,男女之事,当局者迷,旁观者清。宋元见他快要发急,便拍了拍他的肩膀,解释道“殿下,我都说了,我猜的。若你说没有,那便是了,何须多言呢!”

  “切!”锦官转过身去,小手一摆,低声道了句“难得理你!”低头看了看躺在自己身侧的花朝,他的神色突然异样起来,内心似乎也起了一丝异动。

  自己对花朝,究竟是何种情愫?

  短暂的相处中,本来生性潇洒随性的他,为何会开始习惯这个傻姑娘和他的斗嘴,会在意这个傻姑娘的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花朝锦官君莫知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至尊重生只为原作者左侧身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左侧身影并收藏花朝锦官君莫知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