望着朽兮奔跑的背影,宋元这才松了一口气,垂下双手,摇摇头跟着上去。

  一路上,锦官背着花朝并未多言,朽兮则是一会儿逗逗宋元,一会儿在路边捣腾着花花草草,觉得无趣至极。

  先前花朝清醒的时候,她觉得和她一起好玩极了,现在花朝了无生气,四人之间安静得可怕,所以,当她远远望见一处隐匿在一片绯红枫叶林后的村庄时,她的脸上露出了久违的喜色。

  “你们看,那里房子,说不定有人!”朽兮欣喜地大声喊道“我们去瞧瞧!”

  四人已经差不多一天未吃任何东西了,均是饥肠辘辘,饿得有些遭不住了。再则,花朝也需要找个舒适的地方休息休息。

  锦官加快脚步,朝着那处村子赶去,因奔走太快,颠得背上的花朝上下起伏着,他赶紧将手往上挪了挪,防止她掉落下来。

  行至大半,却被眼前的一条汹涌奔流的大河给拦了路。

  环顾四周,锦官发现这条河流水流急湍,足有百米之宽。他捡起石子扔了进去,激起一个小水花来,从水花的形状可以得知,此河深不可测,若要泅渡,恐怕凶险异常。

  但从河边的破碎的渔网和钓竿,以及满地的鱼骨来看,平日里,这里是有人活动的,所以,对面的村子里面,一定有人,而且他们一定有渡河的法子。

  但河流这边离村子还有一段距离,他们就算扯破喉咙呼喊,那边的人恐怕也听不见,就算听见了,人家愿不愿意让他们同行,也尚不可知。

  一时之间,他们犯了难,不知如何是好。

  依照地图,要想去天渊山,此处是必经之路,就算不是因为腹中饥饿和花朝的身体,他们也必须渡河才行。

  为难之际,朽兮扯着嗓子朝着对面大声吼道“有人吗?有人吗?有人吗?……”喊了无数次,却没得到任何回应,只能赌气似的一屁股坐在地上,有些懊恼地把玩起地上的鱼骨起来。

  “殿下。”宋元走到锦官身旁,低声道“一直停在这里也不是办法,要不我试着泅水过去,看看能不能去那边找到人!”

  锦官按住宋元的手,摇头道“百米之宽的激流,就算你水性再好,也不一定能顺利通过,再则,现下你腹中无食,体力本就不济,万一在中途遇上一个巨浪,到时候谁来捞你。”

  锦官这话说的在理,但宋元心里,还是想要试上一试,遂松开锦官的手,语气坚决道“殿下,属下不怕!”

  也是,他宋大公子,平日里跟随的可是他这个大羲朝臭名昭著的十六殿下,除了柳晚晚,他倒是真没在任何事情上露过怯。

  既然如此,锦官无法,只能凑在他耳边说了句“柳晚晚还等你回去呢!”

  “殿下你——”就算面对当今圣上,宋元也从未有过慌乱,唯有“柳晚晚”三个字,是他唯一的软肋,就算只是听到一个名字,他也止不住开始慌乱起来。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花朝锦官君莫知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至尊重生只为原作者左侧身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左侧身影并收藏花朝锦官君莫知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