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过少年手中的馒头,锦官和宋元顾不得形象,也开始狼吞虎咽起来。

  然后,听到少年问道“你们是想过河?”

  三人同时停下往嘴里赛馒头的动作,望向少年,头如捣蒜般地点头。

  “你们过去要干嘛?”少年的语气之中,稍微带着一丝警惕和防备,眸色幽深,嘴角却是笑意,好像任何事情到了他面前,除了眼神会有变化,嘴角的笑意都依然如若春风一般,让人在不设城防的同时,稍稍有所避忌。

  “如果可以,找户人家,借宿一晚,让我的同伴可以好好休息一下!”锦官指着一旁的花朝,诚恳地说道“若是村子里面有擅医术的人,希望可以给她瞧瞧!”

  “只是如此?”少年似乎有些怀疑。

  “你看我们四人,轻装上路,并未携带诸多行李,一路走来,干粮也食用殆尽,还带着个病人,方圆百里未见村镇,好不容易遇上小哥儿你,我们何必诓骗你呢?”宋元在一旁,拱手行了一礼,然后继续说道“若是小哥儿能够帮我们渡河,日后你若有什么需求,我们定当竭力而为以报答你今日恩情。”

  “既是如此,你们跟我来吧!”

  少年率先走在前面,行至河岸边缘,蹲下身来,用手在岸边的石壁上探了探,然后用力拉出一条绳索来。

  只见他用力将身体后仰着,将绳索使劲儿往上面拽起,随着绳索越来越长,浪花之上竟然缓慢浮现出一座浮桥来。

  少年将绳索一端的一个木桩狠狠插进一个石缝里面,然后朝着锦官他们喊道“跟着我!”锦官赶紧抱起花朝,跟在少年身后,踏上了浮桥。

  少年一边走,一边催促着“快点!浮桥在水流的巨大冲击力之下,只能浮在水面半刻钟的时间!”

  待到他们一一从浮桥上离开,上了岸之后,他们回头看了一看,发现浮桥果然如少年所说的一样,缓慢沉了下去。

  “这条河叫无望河,是隔绝我们芒村与外界的界河,环绕着整个村子,而这里,是唯一能够出入的通道。那道桥是一位擅长机巧之术的高人所做,每次只要找到一侧的机关,就能将桥拉起来,但随着年岁的逝去,机关被磨损得厉害,现在浮桥只能在水面维持半刻钟了。”少年在前面带着路,一边与他们解释着。

  穿过层层叠叠的红枫林时,少年回过头特意交代说,“进了村后,如果有人跟你们说话,你们千万不要答应,也不要看他们的眼睛!”

  “为什么?”朽兮奇怪地发问。

  少年突然严肃起来,道“村子里最近出了怪病,要是看了染病人的眼睛,就会被传染,失去心智!”

  “竟有如此怪事儿?”朽兮惊道,随即又担忧不已地说道,“那我们进去岂不是很危险?”

  “所以你们今晚一定要特别注意,进了我家后,千万别再出来了,明早一早也要赶紧离开!”少年嘱咐着,继续往前带着路。

  幽长的红枫林里面,枫叶七七八八地落下,一叶一叶飘落在他们的眼前,如同绯红色的雪一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花朝锦官君莫知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至尊重生只为原作者左侧身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左侧身影并收藏花朝锦官君莫知最新章节